特稿 >

原创精选 >

华强北困局:离席的人,守望的人

华强北困局:离席的人,守望的人

Xtecher原创 丨 原创精选

6530
24

2016-12-01

dudeluun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摘要:市场弥漫着一股低潮的信号。最近几年,华强北所辖范围的商场出租率都在下降,最低的只有30%,没有一个商场出租率是100%。根据华强集团半年报:2016年上半年,其电子专业市场经营与服务实际收入2.1亿元,同比下降4.56%,毛利率66.19%,同比下降3.75%。困局之中,有离席的人,有守望的人。


作者|Dude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华强北,一片交织着梦想荣耀又背负着山寨之名的土地,几乎是一个时期经济模式的缩影。

 

它曾经依靠着最为原始、粗犷的方式快速扩张。有人怀揣着几万块,千里走单骑来到这里编织自己的财富梦,有人身怀长技,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走上自己的创客路,所有不同面貌、不同背景的人,都期待在这片土地焕发新生。

 

近些年来,随着地铁的施工、打假力度的扩大,华强北人流量比鼎盛之时显得稀少了许多。部分商铺贴起了“旺铺出租”的转让启示,与前些年最高峰时一米左右的柜台炒到60万/月时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一片唱衰市场之声和疲软的经济大环境之下,这条“中国第一电子大街”华强北在艰难之中摸索着自己的出路。


离席的人


苏强,广东潮汕人,板寸头,眼睛明亮有神,接受Xtecher采访时,他抽的是万宝路的黑冰烟。

 

在华强北你来我往的喧闹声里,他一边吐烟,一边讲完了他和华强北的故事。

 

苏强的店铺,位于赛格广场对面的通天地通讯大厦。他的商柜是2012年拖老乡的关系才拿到的。

 

那时候的商柜非常火爆,一柜难求。苏强是幸运的,他想进入华强北做生意的时候,在通讯大厦卖手机的老乡隔壁柜台的店主刚好要回乡下。老乡的牵线搭桥让苏强非常顺利,出于人情上的周到,他给了原来的柜主两万块钱,免去了一大笔转让费用。

 

苏强的柜子经营的是HTC的二手机和水货机。

 

庄家通常是香港人,售卖的都是不明来历的手机,俗称“老鼠机”,有些甚至是小偷偷回来的手机,但他也不会过问这些手机的来历。


WechatIMG1820.jpeg

 

客人主要是广州、东莞的买家,都是批量购入,一单交易额高的时候好几万。在进行买卖的时候,买家通常都会拆开手机看机身,多为一次性交易,不进行任何售后服务。苏强说,在这里,这都是不成文的条例——大家都是这么做生意的。

 

碰上国家节假前后,是苏强最忙也是最赚钱的时候。人流非常多,成交率也高。在有国家节假日的月份里,苏强可以赚到三四万。每逢这些时候,他就会去酒吧,开人马头、XO一掷千金,不醉无归。第二天醒来,再继续舒舒服服地前往通讯大厦经营着他的手机事业。

 

也不是每个月都这么幸运,好的时候赚三四万,也有开不了单的时候,2012年起步时非常不容易,一直到半年后他才回本。

 

在经营的时候,苏强经常碰到工商局来打假。2012年时,打假的力度没有现在大,许多商家都非常巧妙地、以一种小市民的机敏应付过去。

 

“后来不行咯,生意不好做。三天两头来打假,好几个月都亏钱,租都交不起啦。”苏强操着浓浓的广普,继续地抽着他的万宝路,吐出一口浓烟。

 

在2015年以前,苏强都没有开网店,也没有进行任何线上销售。实体店的营业额足以让他满意。2016农历年过后,苏强开始把一些二手机和水货机发到朋友圈上卖,但销量也一般,“现在的国产机价钱低,都没有人来买二手机。没什么搞头。” 后来苏强索性将其关闭,重新改行。

 

谈到如今仿佛占领华强北主流高地的创客大军,苏强的点评很简单:

 

“不了解,少接触。”

 

苏强觉得,是时候了,属于他和华强北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离席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那些老乡,都走的走、散的散啦。”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5.15.22.png


新的山河

 

2015年以前的深圳,人们对“创客”这个词还是陌生的。

 

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潘昊为了争取一个场地,让创客们有瓦遮头,每天背着一大堆Demo到处跑,跟人解释“创客”是什么,创客空间做什么……反反复复好几回,对方终于明白了,于是才有了今天的柴火创客空间。

 

2015年1月,李克强总理造访柴火创客空间,同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时之间,创客风头无两。创客空间、孵化器如雨后春笋一般一拨一拨地涌现。

 

柴火创客空间是那一波浪潮的直接受益者,声名大噪,会员甚至飙涨到4500名。

 

柴火以其自由开放的氛围吸引了许多创客慕名而来,不仅如此,还会提供基本的原型开发设置,建立人才库,组建创客聚会和工作坊,受到创客的好评。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5.20.08.png

 

珠玉在前,跟风者凛凛。2015年上半年,孵化器爆发式增长,深圳几乎天天都有孵化器开业——千遍一律的宣传语,齐刷刷攻陷城市地铁、公交宣传栏。国家领导人频频出现在各地为创业者呐喊助威,知名孵化器人头攒动,全国各地一片创客红的势能,气吞山河。

 

王建伟是深圳柴火创业空间的专职技术人员。他回忆起那段日子:“那时候,天天都是人、人、人!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创客,哪些是游客。”

 

他眼看着柴火创客空间的创客经常被游客打断问:你这是做什么的呀?怎么做?同一个问题被问十遍、一百遍。

 

王建伟对Xtecher说:“那时候,很多互联网行业的人,都说自己是创客。”

 

市场春风得意,红红火火的现象,使许多人红了眼,热了心,纷纷入局,纵身一跃,却很快砸到了硬地。

 

地库,一间位于深圳南山的孵化器,成立于15年,烧了一百多万。原本预计可以入驻20个团队,然而最高峰时间,进驻的团队也只有十个。仅仅维持经营了四个月,轰然倒地。

 

文文森,梅州人,腰果科技CEO。他也是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股东风,入了创业这个局。他花光自己积蓄30万和借来的10万成立腰果科技,产品外包给东莞工厂包工包料,省去许多时间。量产、硬件,一切都不成问题,然而真正困扰着文森的是销量和渠道。他的产品依托淘宝进行线上销售,除了“双十一”的销售黄金月,其他月份都在亏钱。目前的腰果,用文森的话,“苟延残喘着”。

 

创客团队白墨,已进驻柴火一段时间。几位核心成员也是通过柴火的周三社认识对方,组建团队。人员、硬件不成问题,却面临着营销、知名度不高的困境。白墨所专注的是定制化的感应墙,尽管柴火创客会已给予了配置上、空间上的支持,但这个年轻的新生团队仍然要自己一个个展会慢慢跑,四下奔波,等待着更多的B端认识他们,养活自己。

 

大潮来临的时候,往往泥沙俱下。待创客泡沫散去,会剩下啤酒吗?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6.17.28.png




天堂华强北 


这两年,深圳成了创新者的最前线,创客纷纷攘攘,而在深圳一片破土而出的创客之风中,华强北独具盛名。

 

曾经,华强北的速度和神奇,构成了很多创业者茶余饭后的谈资。作为人们口中的“智能硬件天堂”和“智能产品硅谷”,华强北简直是万能的。

 

据说,只要你想做智能硬件创业,从开始想idea,到最后攒出产品原型,在这里基本不会超过三个月。甚至有很多外国人也被华强北物美价廉的智能硬件产业链吸引过来,他们刚到深圳的第一件事是学什么?学上淘宝,学用阿里旺旺,学着用谷歌翻译跟淘宝店家交谈:“亲,我要一个什么什么样的元器件,请送到哪哪哪。”然后,不一会儿,你的门铃就响了——原来店主就在你的楼下。

 

华强北庞大而多元的供应商会引来经销商,构成了华强北无可取代的天然优势。比如,现在你拿一款手机去华强北的某一个店铺,他会马上拆开告诉你,成本多少钱、零件多少钱、电池多少钱。华强北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而敏捷的产业链。

 

因此,许多创客公司,甚至从世界各地不远万里赴深,是为了华强北供应链的魔法。包括Dobot越疆科技、Darma、蓝胖子、光晕科技,还有柴火的母公司矽递科技等等。

 

那么,华强北究竟能帮大家多少?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3.49.14.png


 神话不再


叶绿体开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间专注于智能硬件的创客公司,加上CEO罗跃,一共五个人。

 

其下的产品有Qcoo(智能魔方)和AR-GUN。其中,Qcoo在Kickstar筹得三万多美金,目前在跟澄海玩具(国内最大的玩具批发商、年产值5000万元以上)洽谈合作事宜;而AR-GUN是罗跃目前的主要盈利产品,一把配合AR技术、APP同步的玩具枪,目前每一月固定销量有几千台。

 

罗跃在研发产品时,所有硬件材料都上淘宝搜索,并不需要到华强北找,尽管他的公司位于深圳南山智园,距离华强北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罗跃说:“研发产品的早期,只有三个人,没那么多时间往外面跑。加上网络也非常方便。”

 

目前,罗跃所需的主板、电池、电阻、LED灯、蓝牙传感器、充电板开关等都能在淘宝上找到,快递通常隔日就到。

 

在淘宝找好了材料后,卖家通常会打电话过来和罗跃沟通,有些甚至还会开车过来亲自跟罗跃洽谈。卖家看到叶绿体公司的体量之小,也不会有最低批量的要求,甚至还会给一些优惠。

 

在落地南山智园之前,罗跃也去过好几次华强北,但最终没有留在那里。

 

“华强北目前还是相对传统的,喜欢投一些日用的消费品,如智能温度计之类,非常看重产品能不能打入市场,并不意在探索未来。”

 

罗跃说,叶绿体则志在探索未来的可能性,希望给现代人提供未来的生活方式,拼的是创意和技术,与华强北调性有些许不符。因为产品是外销,罗跃对于质量要求非常高,主要是看产品有没有两个认证:FCC认证(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CE认证(CONFORMITE EUROPEENNE)。

 

Eda是柴火创客空间的公关总监,她向Xtecher介绍,通常柴火空间会给到创客一些开模、打样的渠道帮助,而华强北并不是唯一的选择。Eda说:“很多创客的特殊零部件要求,其实华强北并没有办法满足。”

 

矽递科技有限公司是柴火创客空间的母公司,由于很多创客在华强北甚至其他地方只能买到部分零部件,无法完成特殊零部件的要求,矽递会帮助这些创客打样、建Demo。

 

此外,勤劳的创客们甚至会直接溯源,跳过华强北的中间环节,到深圳的宝安、沙井等地找到工厂,直接沟通对接,更便宜,更高效有力。

 

这样的案例意味着:华强北的供应链,已不再是深圳创客的依赖。

 

从另一方面看,华强北过去过度依赖供应链的简单粗暴的基因也构成了如今难以迈过去的一道坎——曾经的优点,反而成为了如今最大的阻碍。

 

今年大热的VR盒子,因为华强北商家们的搅局,零售价从160多元一度跳水降到仅十几元,利润空间压缩到可怕的“一台一毛钱”。

 

尽管毛利低的令人发指,华强北的商家们还是乐此不疲跳入VR盒子这个局,企图以千万级的量,获得碾压性的胜利——而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

 

VR盒子的事例,说明华强北商家还是沉溺在易复制的简单粗暴模式中,只不过复制的对象从智能手机变成VR盒子——可本质还是复制山寨,无法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品牌影响力。

 

供应链靠不住,在日渐严厉及常态化的打假当中,山寨已经不可回避地成为历史。

 

于是,市场开始弥漫起一股低潮的信号。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4.23.09.png

 

近来商铺空置率、退租率都非常高,2015年,时任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分局华强北所所长的林伟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华强北所辖范围的商场最近几年出租率都在下降,最低的只有30%,没有一个商场出租率是100%。

 

根据华强集团半年报:2016年上半年,其电子专业市场经营与服务服务实际收入2.1亿元,同比下降4.56%,毛利率66.19%,同比下降3.75%。

 

那么,经历了过山车一般震荡的华强北,未来路在何方?


 告别与升级

 

黄凯声是荟图科技的CEO。90后,却喜欢留一点小胡腮,露出和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这个从深大毕业的年轻人和他的师兄马化腾一样,体内流淌着创业者的热血。

 

2016年9月8日,是荟图科技、万悟互联体验馆成立一周年的日子。就在同一天,这所年轻公司旗下的南联万悟互联体验馆也和华强商业正式签约。万悟互联是荟图科技旗下的体验馆,华强北创客中心是荟图科技的主要股东之一。除了南联、佛山(年底前完工)已有分馆,下一步计划将会扩张到成都。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5.36.53.png


在万悟互联体验馆到来之前,华强北这个庞大的智能商业市场,很少有人售卖无人机和机器人。2015年是机器人发展的迅猛之年,而华强北却很少有机器人的踪迹。

 

芯片、SD卡、手机、电脑维修等基础性原件仍占据华强北的铁桶江山。旧有模式非常成熟,意味着华强北转型之艰。在尝试创新事物上,华强北显得有点裹脚不前,大部分商铺还沉溺在过去低端市场的低成本粗放形式当中。

 

但黄凯声还是选择将华强北作为自己的第一站。

 

他的体验馆位于华强电子世界,有着近500平的面积,专注推广智能硬件产品,产品涵盖智能硬件、交互机器人、虚拟现实和无人机等。

 

黄凯声很清楚,靠着产业链起家的华强北,如今更需要的是品牌。

 

谈到华强北的未来,黄凯声拿起手边的黄鹤楼烟,非常利落地点了起来。这位年轻朝气的CEO对Xtecher说:“华强北有很多产品应该走出去,而我们就是它走出去的平台。现在的信息越来越通畅,线上的交易越来越发达,实体店存在的价值只能是综合店和品牌店,所以华强北必须要升级成品牌。”

 

黄凯声认为,在未来,华强北应该有很多平台类的品牌体验店,未必是生产商,但代表着服务——承接住过剩的产品,回赠以良好的购物体验。


 另辟一条路

 

2010年左右,是华强北最辉煌的时候,但是智能手机崛起后,山寨手机仿制成本大增,利润空间严重受到挤压。随着深圳市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相关措施出台,普通3C电子产品利润逐步下滑,而地铁的修建导致的近三年交通不便,山寨厂商更是频频受挫,转型势在必行。

 

华强北过去以手机和配件为主导,现在则以数码产品、电子元器件、安防产品和LED为主打产品。华强北街道办副主任刘仁根说:“在转型的阵痛期,有进有出是自然现象,这30多年来,华强北从来不缺转型,也不怕转型。”

 

华强集团旗下的华强电子市场是转型的先行者,其建立了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引进人才,孵化项目,推动创新,进行产业升级。

 

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总经理李诺夫对Xtecher说:“传统的很多做电脑笔记本的都死掉了,要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迭代升级,进行商铺的再配置。整个华强北,只有华强电子世界把LED做了起来。”

 

为了保持高度的市场精准定位,华强集团有产业研究院,有专门团队进行市场调研,除此之外,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也有自己的孵化器。


 屏幕快照 2016-12-01 下午5.39.12.png


孵化器的创客资源会跟华强自身的商铺资源进行对接。进驻的创客购买华强电子世界商铺的原材料时,会有5到7折的优惠空间,即使购买量很少,商家也会受理,创客设计出来的产品,也会寄售于华强的商铺——商家利用创客的产品进行品牌升级,创客利用商铺的供应和销售渠道更好地成长,双方互惠互利,形成了良性的互动。

 

这样的互动,让不少项目产生了良好的效益。其中,飞礼是发展得比较好的一个项目。

 

飞礼是一个礼物平台,是华强集团和腾讯共同投资的APP。飞礼利用大数据对人物对象进行标签匹配,选出最相宜的礼物赠与对方。如今,飞礼成为中国最大的礼物平台,已顺利拿到了下一轮融资。

 

面对Xtecher,李诺夫多次强调:“产品一定要实战、落地,真正在市场上活下来。”

 

 胜利

困局之中的华强北,有离开的人,有守望的人。

 

这条1988年成立,几乎与深圳改革开放步伐同步的电子大街,经过28年的积累和沉淀,经历打假、整改、修建地铁等等诸多困难,迎来了自身的挑战和转型。

 

创客是一股新鲜的血液,能够给华强北带来活力和生机,也能够为利润持续下滑的困局引出一条新的出路。回溯这些真实的案例,前路的面貌已逐渐清晰:

 

新旧交替之时,大可参照华强集团的例子,商家和创客中心进行紧密的合作,形成互惠互利;

 

品牌拓展之中,应该集合线上多渠道电商和线下品牌体验店的良好体验,进行产业升级;

 

而创业者亦应该自我革新,看见未来的趋势和可能,像叶绿体等公司一样,不再依赖神话,独立定义未来。

 

华强北,这里曾经走出腾讯、神州电脑、同洲电子等大体量级公司,只要资源整合得当,忍痛告别传统山寨模式,给予新的主人公足够的耐心和扶持,携带着守望者的心血,走向再一次的胜利。

 

END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