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前沿热点 >

解密马斯克疯狂想法:芯片植入大脑究竟是咋回事

解密马斯克疯狂想法:芯片植入大脑究竟是咋回事

网易科技 丨 前沿热点

18248
966

2017-04-21

赵逸禅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据外媒Futurism报道,在蒂姆·厄本(Tim Urban)深入了解了数星期后,有关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新创立的的脑机交互新公司Neuralink的细节,终于浮出了水面。日前,蒂姆·厄本在外媒Wait But Why网站上上传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报告里记叙了他和马斯克以及Neuralink团队,在其位于旧金山总部的数周经历。厄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量很大的有关马斯克此次投资,和有关人类进化问题的概述,但对于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我们有必要先带你了解一下Neuralink这家公司的情况。


我们的人脑有两个重要的“层”(layers):一个是大脑边缘系统,它能控制你的情绪、进行长时间记忆以及行为等等这样的活动;另一个则是脑皮层,它能处理你的复杂想法、推理以及长远规划等等这样的活动。而马斯克想让他的脑机交互系统成为可以协助人脑其它两个层的“第三层”。然而,这个目标最为诡异的一点是,马斯克认为人类或许已经具备了这个“第三层”——我们只是不具备一个能操控它的最好接口。


Neuralink的目标是剔除这个中间协调者,将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技术直接放到我们的大脑里。目前,我们需要借助手机才能将自己的想法传送给另一个人,但Neuralink想将这一交流方式替换成大脑对大脑的直接传输。


所幸的是,我们完全有能力可以去控制这点,马斯克向厄本说道:“别人是不可能读取你的想法的——你必须先同意让他们读取,如果你不同意的话,这事就成不了。就像如果你不让你的嘴巴说话的话,你的嘴巴就蹦不出一个字。”


此前,马斯克已经面试了超过1000个人,才最终选定出了8个能在Neuralink团队,帮助他打造人类未来的人选。马斯克表示,组建一个合适的团队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需要找到有能力进行跨学科研究的人才,他们所涉及的研究领域将覆盖从脑外科学到微观电子学等等的诸多学科。


马斯克招募到的这伙人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最强大脑”团队。他们分别来自于MIT、杜克大学和IBM等等世界知名学府和企业,他们的研究课题包含“神经尘埃”(neural dust)、“脑皮层生理学”(cortical physiology)和“人类心理物理学”(human psychophysics)等等这样高大上的关键词。他们当中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神经外科医生,还有的是芯片设计师。如果说有任何人能帮助马斯克实现他对人脑交互的愿景的话,那一定就是他们了。


Neuralink不会通过BMI(脑机交互系统)将你变成一台行走的计算机,它倾力推出的首款产品将更具针对性。


“我们在未来几年计划向市场推出的东西,将帮助那些脑部受到严重损伤的人(中风、癌灶、先天畸形等)。”马斯克这样说道。


就像SpaceX会利用替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所赚取的资金来资助它对可回收火箭的研发,或是Tesla会利用它前期电动车产品的销售利润来资助它对新电池的研发那样,BMI在早期将通过帮助治疗疾病或是帮助残障人士所赚取的资金来资助它研发那些真正令人兴奋难耐的技术。


至于那些能让健康人进行心灵通讯的技术会在何时到来?马斯克为我们指明了一个相当乐观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因素的时间线:“我认为当我们的产品被残障人士用上8-10年后,这一天将会到来...我们要必要线弄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的技术还需要等待监管部门的审批时间。此外,我们的设备对残疾人的帮助有多大,对技术的进一步研发也非常重要。”


这还只是Neuralink所面临的诸多阻碍中的两个。埃隆·马斯克以往所取得的成就或许让创新看起来变得容易了,相较之下,他对Neuralink这家新公司想法的复杂性,让他对前往火星的想法都变得有些简单了。


首先,Neuralink需要解决一系列的工程难题。Neuralink需要解决有关生物相容性、无线通讯、供能,以及最最困难的带宽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从未将实现过将超过200个数量的电极,一次性装入人脑。当谈及这个能改变世界的新式交互方式时,Neuralink团队告诉厄本,他们正在考虑一个像“100万个能同时记录数据的神经元”一样的东西。Neuralink不止要找到一个能让我们的大脑同这些电极进行高效交流的方法,他们还需要解决将这些电极放置到人脑当中的具体操作问题。


然而,工程问题还只占据了这场战役的一半战场。就像马斯克自己所说的那样,监管审批将成为Neuralink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过程中的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Neuralink公司还有可能面对种种非议,民众或许会对此感到害怕,因为他们不敢让别人切开他们的大脑来放置一些高科技的机械小玩意儿。


根据美国知名研究机构皮尤(Pew)最新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比起基因编辑,民众甚至更担心脑机交互。他们甚至会无端地害怕自己脑子里的电脑万一被黑客黑了,该怎么办?


除了我们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之外,我们对大脑是如何运转的这一问题的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而Neuralink众多工作中的一项就是去更好地研究我们的大脑。


所幸的是,Neuralink在重塑人脑的伟大战役中并非单打独斗——目前,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都在推动脑机交互技术的进步。目前,Facebook旗下的Building 8也在研发他们自己的脑机交互系统,MIT正在研发一种可用于人脑植入的超轻电线,除此之外,一些半机器人的装置已经可以帮助瘫痪人再次获得行走的能力,让盲人重见光明。每一个新分支的发展都会推动人脑交互领域的技术进步,Neuralink团队也将从同行的失败和成功中汲取经验。


就像在特斯拉汽车出现之前,就已经有其它电动车跑上了马路。脑机交互其实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这一技术所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像马斯克这样的梦想家,来帮助推动它进入下一阶段。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