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独家】Ayla联合创始人张南雄:赴美40年,坐在门口的人

【独家】Ayla联合创始人张南雄:赴美40年,坐在门口的人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6574
2221

2017-05-17

dudeluun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作者|甲小姐、Dude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在硅谷Santa Clara,坐落着一栋灰色办公楼,街道整洁安静,楼里却时常热闹。斯坦福毕业的年轻创业者是这里的“常客”,他们相聚于此,大谈创业和人生。让他们敞开心扉的,不仅是这里“管够”的咖啡茶饮、自助餐和角落里的乐器,更是这里的掌门人——他们的斯坦福学长,一位永远精力充沛、总有故事可以讲的大哥。他叫张南雄(Phillip Chang)。

 

“雄哥来了!” 张南雄总是伴随着这样的呼声出现。“大家都喜欢听我讲失败的故事。”他笑着告诉Xtecher,希望学弟学妹们未来都比自己成功。

 

“他是个永远敞开大门的人”,这是朋友眼中的他。也巧,他的工位和这家企业其他三位联合创始人一起,在办公室最靠近大门的外沿排成一排。“我们负责把门”,他哈哈大笑。


WechatIMG4.jpeg

Ayla坐落在硅谷的办公室

 

张南雄的故事很多,绕不开的是近40年前一个初夏。

 

1976年7月,11岁的张南雄第一次踏上了美国的土地。作为台湾游泳选手代表,他到美国参加建国200周年的游泳比赛,去了洛杉矶的迪士尼乐园,“感觉像进了天堂”,当即迷上了这片土地,决定以后一定要再来。1978年5月2号,13岁的他再次赴美,为备战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而来——命运说来奇妙,正是这一次赴美,使他阴错阳差下走上了一条在美国商海浮沉三十年之路。

 

这之后,求学于加州,加州伯克利学士、斯坦福硕士;创业于硅谷,先后四次,涉足汽车零件、电子产品、芯片、物联网……赴美40年、经商30年,浮浮沉沉间,他成为了一个人们口中“总有办法”的人。

 

少时在台湾,在父亲的一个个螺丝和钟表当中,张南雄形成了对硬件的最初理解,埋下了一颗商人的种子。这颗种子在40年后发展成了一棵大树,是谈起“物联网”时很多人会想起的名字:Ayla Networks艾拉物联(以下简称“Ayla”)。

 

7年时间,Ayla的市场已开拓至美国、欧洲、日本、台湾、大陆。2016年,Ayla的C轮融资金额达3900万美金,资方包括世界银行、赛富亚洲基金、思科、三井集团等一线基金。同时,美的、海信、TCL、长虹、志高、格兰仕、澳柯玛等国内一线家电巨头均是Ayla客户。这对于市场极为碎片化的物联网世界,堪称一桩奇事。


最想感谢Google


在2014年1月13日之前,人们对物联网总是半信半疑的。

 

尽管在希伯来文中“Ayla”是橡树的意思,暗喻着物联网大树的枝繁叶茂,然而,在大树成长为大树之前,破土扎根的黑暗与挣扎也是漫长的。

 

B轮融资前,Ayla经历过漫长的苦楚:2010年成立,但成立四年之后才迎来了第一个客户;在2014年以前,Ayla只有新浪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客户,账户上只有几万美元,连20多名员工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也许生而骄傲,张南雄和团队始终坚信“物联网一定会到来的”,他们唯一担心的是“物联网起来了,Ayla却不在”。

 

于是,最初漫长4年,Ayla顾不上悲观,一门心思“打地基”:建立好的供应链,研究端对端的物联网全流程,研究底层的数据架构和服务模型,琢磨如何最大程度上保障客户的安全……

 

曙光虽迟,终究是来了。

 

“我最想感谢的是Google!”2017年1月13日,在美国硅谷Ayla的办公室里,和Xtecher聊起整整三年前的一幕,张南雄仍显得激动不已。

 

美国时间2014年1月13日,谷歌(Google)宣布以32亿美金收购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和之前的每一次重锤一样,谷歌出其不意的棋子,总让市场有“头顶炸响惊雷”之感,人们终于开始意识到:物联网的时代真的要到来了!

 

在此之前的两年,Ayla跑客户,比如全世界最大的温控器巨头、全世界最大的烟感器厂商等客户,追踪了两年,都洽谈无果。而在谷歌收购Nest以后,该温控器巨头团队找到了Ayla沟通——他们突然意识到:再不改变,自己就要成为下一个柯达、摩托罗拉,市场有可能会被推翻掉!

 

很快,Kidde、富士通、Hunter Fan、Owlet、Johnson Controls-Hitachi等客户接踵而至,而那时的Ayla,已在几乎无人问津的状态中磨刀4年之久。


靠什么赢得客户信任?


“我并不把物联网看成一个行业,而是一种重塑产品的方式。” 张南雄对Xtecher说。


Ayla打造了业界首个企业级的物联网云平台,覆盖设备端、云端、移动端全流程,使用嵌入式代理、云服务、应用程序库的技术,帮助客户打造安全可靠的智能产品,提供整套的设备管理、数据分析、商业智能服务。

 

以空调为例,接入Ayla后,用户可以知道什么时候要清洗空调、什么温度下该使用什么功能;制造商可以了解到哪一块硬件使用寿命最长、压缩机平均转轴多少圈、用户平均使用时长等数据。此外,Ayla提供了一个功能可扩展的开发平台,客户可以利用它在云端创建设备属性,实现个性化功能,缩短产品进入市场的时间。

 

仅仅举着物联网旗子是不够的,为Ayla赢得信任的,不仅仅是稳定、可扩展的物联网平台服务,更是绝对安全的保障。

 

Ayla采用了业界最为专业的安全密钥技术。Ayla自主研发端对端闭环加密技术,每个设备的密钥都是独一无二的,需要设备、App、云端多重认证;设备与云、云与App、App与设备之间的闭环沟通,会动态产生交换密码核验,最大程度上保障设备的安全性。另外,Ayla还与AWS合作提供基于全球市场的物联网云服务。

 

此外,Ayla还有另一个让中国家电客户趋之若鹜的“金字招牌”:Ayla已经成为了中国家电进军美国市场的重要渠道。

 

据市场研究机构NPD公布的一项2016年美国大家电销售数据,仅线上销售的交易额就达到了40亿美元。美国的家电市场,成为了每个出海的中国家电企业都想拿下的目标。然而,国内一般的家电品牌凭借一己之力很难撬动出海的大门。

 

此时,Ayla 就派上了用场。

 

由于Ayla可以通过云、App、芯片的互通互联保障设备的安全,众多美国家电超市对此颇为认可,久而久之,Ayla已成为中国家电厂商出海的物联网“标配”——使用Ayla,成为家电品牌能否进入美国家电市场的重要背书。

 

例如,海信要进入美国最大的家用电器超市,但当时该超市的智能市场已被三星巩固了。事实上海信的空调硬件质量非常好,欠缺在于缺乏本地的云服务团队。和Ayla达成合作后,海信既可以使用自己的APP控制,也可以通过Ayla接入超市的APP进行控制。于是,如今海信已经成功巩固了美国最大的家用电器超市的市场。另一个知名家电品牌美的,也通过Ayla走进了美国最大的家电卖场。现在中国一线的品牌家电厂,海信、长虹、TCL、美的、志高、格兰仕、澳柯玛等,都跟Ayla达成了合作。

 

美的智慧总经理李强对Ayla赞赏有加:“与Ayla的合作,是美的集团智慧家居业务向国际化拓展的重要一步,Ayla将作为美的集团服务海外市场的第三方云平台合作伙伴,与美的携手共同打造全球化的智慧生活服务体系。”

 

那么,为什么一向对技术、质量把关严谨细致的美国家电市场会如此器重Ayla?

 

信任背后,是张南雄团队四年润物无声的成果。Ayla每个礼拜、每个月的展会,都会邀请美国的家电超市巨头来看展,让他们见证自身的成长。从一开始只有6页BP的团队,从20个人一步步扩张到150个人,不下近百次接触,看在眼里的进步,使得Ayla终于拿下了美国最大家电超市和家电集团的渠道。


深耕中国


和大部分诞生于硅谷的外企不同,Ayla十分强调融入中国文化、深耕中国,甚至,每一位外国员工都有自己的中国名字,每个名字都是由中国团队进行头脑风暴,提各种建议才诞生的。CEO David也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文。

 

中国有最大的市场。以空调为例,2016年中国的空调产能是7800万台,其中5800万台外销——足见中国企业的出海需求多么强烈。

 

B轮结束后,Ayla开始进入中国。目前在深圳、上海、顺德都有驻点,深圳是大中华区的总部,研发销售等团队俱全,上海和顺德则以技术支持和销售为主。

 

而Ayla在美国的大本营,也成了中国客人最喜欢光临的地方。

 

2017年1月的CES期间,张南雄在拉斯维加斯黄金地段的凯撒酒店租了一个大包间,布置得舒舒服服,邀请潜在客户们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展会喘息时间来此聊天喝酒。包间里自然还布置了使用Ayla的产品,让客户在轻松愉悦的气氛当中了解Ayla、洽谈生意。“这避免了客人从一个展赶到另一个展,太累而且浪费时间。”

 

CES结束后第二天,Ayla在硅谷的办公室就来了40多位中国客人,不乏国内大电子品牌高管。很快,新的订单又源源不断流进来。

 

张南雄的确心思颇细,强调扎根中国的本土文化、接地气,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亦是合作式关系,互利共赢。他本人亦对中国文化充满眷恋,甚至在过去7年间坚持用业余时间研习中医,并在刚刚过去的4月17日考到了中医执照。“我考了四年了。”他笑着告诉Xtecher。现在,在Ayla台北的办公室还有自助式中医治疗感冒桌。


屏幕快照 2017-05-17 下午3.57.07.png

张南雄个人生活照

 

除了崇尚中国文化之外,Ayla亦葆有美式的浪漫与活泼。Ayla的美国团队每周五都会举行“Happy Hour”活动,一边烤肉,一边唱歌,一边弾吉他。Ayla还开设了吉他教学课程,每个员工都可以参加。员工们用自家的IoT技术,动手制造了智能烧烤箱,远程控制温度、火力。他们还计划制造智能酒柜,这样就可以一边温酒,一边烤肉。

 

这种“硅谷文化+中国文化”的搭配,或许成了Ayla在中国获得大客户信赖的润滑剂。如今,美的、海信、TCL、新浪、澳柯玛等都是Ayla的客户。在不断形成的网路效应当中,Ayla成为了中国家电出海桥梁的首选。


WechatIMG3.jpeg

Ayla团队聚会


底气:百岁团队


“Ayla”的名字,是由张南雄的小孩Samantha, Ryan和CEO David Friedman的小孩Alex, Sara各取第二个字母命名而来;而Ayla的logo有两片叶子中嵌入了字母形状“J”,这源自创始人的太太们——张南雄的太太叫Jackie,David叫太太Janet。张南雄笑对Xtecher说:“万一我们生意做不好,还可以说我们多么想念家人。”


屏幕快照 2017-05-17 下午3.59.35.png



Ayla的图标

 

“我们四个人的工作经历加起来超过一百岁了!”张南雄很骄傲。

 

这个“百岁”的创始阵容里,每一位创始人都有华丽的战绩:

 

联合创始人Tom Lee是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担任斯坦福电子工程系教授超过20年,曾任职于美国五角大楼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拥有57项美国专利。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是“物联网之父”,因为物联网“端对端”的概念就是Tom Lee提出来的;

 

CEODavid Friedman和CTO Adrian Caceres亦份量十足:David拥有密歇根大学的MBA学位和5项美国专利;Adrian曾任职于亚马逊126实验室、领导Kindle无线软件团队,发布全球首款无线联网的Kindle,实现超过4000万台Kindle设备连接到云平台。

 

CTO把技术关,CEO把财务关,张南雄把业务关。他形容Ayla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关系:有点儿像夫妻,常常吵架,因为有各自的理念,可在争执时,都是为了公司好。


屏幕快照 2017-05-17 下午4.00.54.png

Ayla硅谷办公室


奇妙的际遇


采访中,我们开玩笑说张南雄是“往来皆名士”,硅谷人杰地灵,他的热情好客成就了他很多奇妙的际遇。比如,他曾和布什总统的弟弟尼尔·布什同为硅谷创业伙伴;和苹果之父乔布斯是邻居;和微信之父张小龙也是并肩作战多年的好友。

 

2000年,布什竞选43任美国总统。选举前夕,他去亚裔群体拉票。当时张南雄是斯坦福台湾地区学生会会长,在侨学界、在湾区颇有影响力和话语权。布什希望借助张南雄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帮他拉票,张南雄跟布什的弟弟尼尔·布什正因此相识。


WechatIMG18.jpeg

张南雄与尼尔·布什

 

当时,老布什不准尼尔·布什从政,恰好尼尔·布什在从事互联网教学,他和张南雄两人便常常一起取经探讨。至今,张南雄每年还会收到尼尔·布什的贺年卡。

 

与之相比,和乔布斯的渊源则直接使张南雄实现了财务自由。

 

乔布斯的儿子跟张南雄的女儿是同学;乔布斯的女儿跟张南雄的儿子是同学;张南雄的第二次创业成立的MacSense公司,正是专门经营苹果网路卡及各类苹果周边设备,他建立了畅通全世界的苹果网络渠道。


屏幕快照 2017-05-17 下午4.06.28.png

乔布斯和张南雄是邻居,图为乔布斯在张南雄家门前遛狗,张南雄女儿拍摄下了这一画面

 

他讲起一段好玩的故事。当时,第一款iMac的鼠标小于人的手掌,一般成人使用起来会感到手掌酸痛。一天,他教自己4岁的女儿用电脑时发现,孩子的小手刚刚好抓住小鼠标,而当他的手覆盖着女儿的小手时,大小一切刚刚好。他灵机一动,设计了“icatch”鼠标套,这是一款刚好适合成人的手掌的鼠标套。

 

美国人特别喜欢有故事的商品,坊间开始传起一个故事:icatch是张南雄4岁小女儿的发明,加上这个东西售价才9.99块美金,成本才1美元,于是一下子爆火,人人都买,几乎是每卖出一个iMac电脑便卖出一个icatch鼠标壳——这让张南雄一下子拥有了不菲的财富,也在他心中燃起了一把火:去创业,去冒险,成了他此生再也绕不开的主题。


回国,赌一把


1998年,华裔青年杨致远是全美最受追捧的互联网英雄。他登上了《时代》和《商业周刊》封面,还在《福布斯》杂志的“高科技百万富翁”榜单中,以10亿美元身家跃居第16位。

 

而早在杨致远登榜前,张南雄和雅虎就有过交集,当时他并未为这个斯坦福小学弟抛来的橄榄枝所打动,成了他日后心中的“遗憾”。后来,新浪创始团队也与张南雄有所交集,但他仍然没有迈出脚步。

 

一再拒接橄榄枝,也许是在等待真正信赖的人。一直到他见了一个人,他终于决定:回国,赌一把。

 

这个朋友叫张小龙。

 

1999年,张南雄第一次认识张小龙,是斯坦福的同学介绍的。彼时,张南雄担任斯坦福台湾学生会会长,人脉宽广,而那时华人在美国是极少数,大家抱团取暖,而张南雄就自然而然成了照顾“小老弟们”的大哥。张南雄也很喜欢帮助别人,这些小老弟都是他的好朋友,都知道跟他做事是不会被骗的。彼时,张小龙透过同事的关系与张南雄相识,开始了一段莫逆之交的缘分。

 

而正是在这个世纪之交的前夕,张小龙对张南雄说:“网络一定会快速成长,尤其在中国。以后,每个政府、每个公司,都需要一个很好的邮件信箱系统。”眼看着互联网先锋们破土而出的阵势,张南雄回国创业的冲动也燃烧了起来。

 

那时,他一家生活在硅谷,两个孩子都小,但太太仍选择了支持他。于是,在美生活22年,他终于动身回国。张南雄成立了Linkpeople,做PIM(个人信息管理系统),张小龙在广州做Foxmail,双方进行合作,做一款企业讯息及协同作业系统,以email为核心做个人信息管理,包括日历、笔记本、日记、目录等,开放给企业。Linkpeople和Foxmail彼此配合,成就了一套完善的系统。在此后的持续五年时间里,张南雄平均每月从台北飞往广州,登门拜客,开疆拓土。


8888.jpeg

张南雄与张小龙合作的产品:企业讯息及协同作业系统

 

这次创业,虽然以被收购告终,仍是张南雄心中最珍惜的一次经验。大家一起围坐在一穷二白的常去的湖南馆子里谈人生、话未来的经历仍历历在目,也使张南雄和后来的微信之父张小龙,成了知根知底患难与共的莫逆之交。


准备之仗


卖掉Linkpeople后,张南雄加入了一家做芯片的初创公司——ZeroG。这一次,他遇见了两位日后的重要盟友:一位是ZeroG创始人、现Ayla联合创始人TomLee,另一位是Ayla的创始人David Friedman。

 

当时,创办了ZeroG的Tom Lee想找一个了解芯片渠道、懂中国行情的人。投资ZeroG的思科投资部负责人是张南雄在加州伯克利与斯坦福的同班同学,同学觉得他前一段的创业经历“太委屈了”,就向Tom Lee推荐了他。

 

加入之后,张南雄立刻啃起了“最硬的骨头”——供应链。供应链之难做,在于要把芯片从设计、程序,变成实体测试,把台积电的沙子制作成硅,找测试厂进行测试,找代工厂封装,找模组厂进行组装量产……此外,张南雄不仅要盯着产品,亦要兼顾业务,做销售,每日风尘仆仆。而在ZeroG期间,Tom Lee也大展身手,做了一件直接为物联网“铺路”的事——研制低功耗芯片。现在,Microchip的低功耗芯片正是当初ZeroG研发的。

 

几位战友在ZeroG的磨合与经验,像是一场Ayla到来之前的准备之仗。2010年初,ZeroG被Microchip以2500万美金收购,成为Microchip至今尤为骄傲的一招好棋,也使得几位联合创始人正式站在了物联网世界的跑道入口。


“对历史有贡献”


“我的一生,从游泳开始改变。”张南雄又回忆了童年的日子。

 

他生长于台湾的时期,正是万事万物蓄势待发的时期。上一代大陆人背井离乡,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开始打拼生活。他的父亲是湖北宜昌人,因为在中日战争中负了枪伤提前退役,一家人便从台湾的誊村来到了高雄,在爱河旁搭起了小铁皮屋,做起了修理、买卖钟表的生意。


对于少年张南雄来说,无论是父亲修理钟表所用到的螺丝,还是门外静静流淌着的污浊的爱河,都是包裹在生命外部的记忆,它们都将慢慢渗透进一个人的躯体和灵魂,最终构造成一个独特的命运体。

 

那时爱河非常脏,上面是水,下面是泥,全高雄的居民都在爱河上吃喝拉撒。那时,他的弟弟在岸上看别人在玩陀螺,陀螺转下去了,他也跟着掉下去了,所幸的是弟弟最终被人救了起来,也让张南雄父亲意识到:必须要让儿子们学游泳。

 

自此,泳池里多了一个胖胖的,游得特别快的身影,那是7岁的张南雄。因为游得好,他换了5所小学,校方均以“我们那里有好的游泳设施”招揽他。在他13岁那一年,台湾要备战1980年和1984年的奥林匹克游泳比赛,由于当时台湾的训练设施比较落后,便派遣队员到美国受训。教练们开会讨论,从几十个第一名里,挑选出三名人选,张南雄位列其中。

 

从小张南雄就人缘很好,成绩也是第一名。“其实我是沾了体型的光,泳池上大家都是瘦的,只有我是胖的,又游得快,大家很容易就记住我了。”他笑着告诉Xtecher。

 

1978年5月,13岁的张南雄再次踏上了美国的国土。全台湾只有两个少年和他一样为了备战1980年和1984年的奥林匹克游泳比赛而来。然而,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1980的莫斯科奥运会拒绝台湾参赛,而那时在美国读大学学费是一万美金,“真是no way to pay for it”,摆在张南雄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是告别美国,因为台湾政府不能继续资助他奖学金了;第二是自己争取奖学金。

 

幸运的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看上了张南雄的运动才能,按照特长生的身份以奖学金录取了他。由此,这个出征奥运的泳坛少年,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转身,从泳池转向了数学——而理由说来有趣,单单是因在张南雄看来“数学书是最薄的”。

 

放弃游泳之后,超乎常人的学习能力却支撑着张南雄以过硬成绩申请到斯坦福硕士operations research(应用作业工程)专业,还拿了奖学金。这门学科的主旨在于通过寻找不同的方式,计算出最优实现路径,可应用于战争、工厂、航空行业。

 

张南雄的研究单位是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专门负责网络。彼时,刚起来的思科和苹果,都在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进行网络测试,思科的底层网络测试正是张南雄负责。

 

当时,在TCP/IP协议开放之前,大家普遍使用美国军方的DARPA协议来通讯。斯坦福在内的几所高校常常要用UNIX(多用户网络操作系统)跟美国军方开会。每每会议结束后,张南雄就在二三十个网络数据交换规则中检测寻找最好、最快、最有效的通讯方法。经过不断的检查和测试,他发现最有效稳定的通讯方法就是使用TCP/IP协议。美国军方不肯把方法公布,张南雄和同学们就向学校建议:要求学校和美国军方交涉,把TCP/IP协议开放出来让学术界、商业界有更好的通讯方法。

 

终于,协议被开放了出来。“我对历史是有贡献的。”张南雄难掩骄傲。

 

而今,此时的张南雄成为了一个人们心中“技能树”枝叶宽广的人:技术人的严谨求实,商人的敏锐嗅觉,服务者的缜密心思,企业家的大气风范,人脉王的有口皆碑……浮浮沉沉间,他看到了技术世界无休无止的演变,浪潮一波一波来,一波一波去,虽然外人看来科技隔行如隔山,但三十年的跨行从业经验和深入泥土之中的锤炼,使得张南雄对于商业世界开始有了“打通”之感,科技行业的经商之道说起来正是大道至简:一边紧跟技术进展,一边深挖客户需求。


张南雄告诉Xtecher:“和自由式长距离1500米的游泳比赛一样,你前面再怎么快,没有游完,还是zero。IoT这个行业也一样,是个长线行业。”

 

而此刻,正是工业4.0、物联网大潮来临的当口,Ayla的一切,正踩在节拍上。或许,对于这位已经四次创业的老兵而言,成败与财富早已不再重要,他显然对Ayla所做的事业充满热爱:根基已巩固,宽广的物联世界大门正在打开。

 

这就是张南雄。铺就了他丰实人生底色的,是一扇拥抱智者、拥抱未来的大门——40年来,这扇门他始终敞开着,并坐在门口。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