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科技快讯 >

瞄准头戴3D观影 纳德光学让你随时随地裸眼享受800吋巨屏体验

瞄准头戴3D观影 纳德光学让你随时随地裸眼享受800吋巨屏体验

Xtecher原创 丨 科技快讯

22843
86

2017-05-19

刘敏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得益于智能移动设备普及,移动观影正成为不可忽视的市场潮流。


第三方机构Zenith预测,2017年移动视频消费将增加33%,2018年将增加27%,达到每日33.4分钟。2018年,移动设备将占据在线视频消费64%的份额。


视觉享受的需求伴随物质条件提升也在日益凸显。《易观国际:2014-2015年中国电影观众观影行为调研报告》显示,3D影片观众比例为37.9%,几乎是2D影片受众的2倍,未来这一差距还将拉大。


可以想见,“移动+3D观影”,将会是个潜力市场。瞄准此机遇,纳德光学推出智能视频眼镜,让用户观影方式从移动“小屏幕”和固定“大荧幕”走向结合,打造个人专属的“随身3D影院”。准确来说,智能视频眼镜是指运用现代光学、超精细微型显示屏、3D图像处理等技术,在小屏幕上,实现3D影院级巨屏视觉效果的智能设备。


据创始人彭华军博士介绍,纳德光学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信息显示和光学成像的技术创新型公司,致力于AR/VR智能眼镜核心部件-近眼显示光学与系统解决方案。迄今公司累计申请专利50余项,大部分为国内发明和PCT专利,20余项已获得授权。


纳德 产品图.jpg

GOOVIS G1产品图


纳德光学第一代智能视频眼镜GOOVIS G1已实现量产,主打“个人3D观影”,悬挂式机身,采用两片索尼全高清OLED微显示护眼屏,单眼分辨率高达1080P,精细度3147 PPI,响应时间<0.01毫秒,光学畸变<1.5%。通过操作控制盒(控制盒与头戴设备通过缆线连接),用户即能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观看3D大片或在线玩游戏,视觉效果就像在20米外观看800吋的巨型银幕。为配合移动化场景,GOOVIS G1支持wifi连接,可适配U盘、手机、电脑、游戏主机等其他设备。


采访前,Xtecher记者试用了GOOVIS G1,虽是近眼显示,画面无压迫感,成像清晰、渲染度高、边缘无锯齿,观影体验上,比中型影院效果好,但与IMAX影院大荧幕相比,仍有提升空间。初开机,画面会有短暂重影现象。因机身足够轻巧,记者佩戴十几分钟后,前额、后脑、面部、鼻梁等受力部位并未产生太多不舒适感,镜头也无起雾现象。


彭华军告诉Xtecher,GOOVIS G1从2015年4月开始研发设计,到2016年11月正式上线,内部迭代多次,针对影响视觉、佩戴及携带舒适感的细节,团队反复打磨,对近视、远视这类细分客户也有照顾。最终成型产品,设计遵循人体仿生工学,整机主体部分重量不足200g,是国内目前重量最轻且清晰度最高的3D移动影院智能眼镜产品,适配远视300度-近视800度,支持左右眼“独立调节”屈光度及瞳距,也属于GOOVIS G1独创功能之一。


据介绍,标价4399元的GOOVIS G1,目前已出货1000多台,线上线下同步销售。因初期就严控品质,退货率非常低,其中,因质量原因退货的不到三台。


包装图.jpg


在移动观影市场,可提供3D或类3D感官体验的,除智能视频眼镜,还有微型投影仪和VR眼镜盒子,VR眼镜盒子受资本市场影响,近年尤其火爆,因为便宜,入门简单,容易实现沉浸感,市面上已有很多依托手机屏来充当显示屏的平价型VR眼镜。


与之相比,看起来还是新鲜事物的智能视频眼,其优势在哪?


作为在光学显示领域已扎根15年之久的资深人士,彭华军对投影仪和VR眼镜盒子市场前景显得比较谨慎。


投影仪最大弊端在于使用场景受限——通常要求配备幕布或可供投影的背景,因环境光源影响屏幕亮度,为保证视觉效果最好,最好关灯观看,在公共场合,这显然不太现实,而在家庭使用,又会受限于住房格局。通过提高设备光源亮度有望解决屏幕亮度问题,但功耗、电池、体积、成本都将随之上升。


个人图3.jpg

纳德光学创始人彭华军博士


至于VR,彭华军从2013年VR/AR刚刚兴起时就一直密切关注,Google Glass、Oculus采用头显形态还直接启发了彭华军二次创业。但自公司成立起,他就为纳德光学设定了“不做采用手机屏做显示屏的VR,优先采用微显示屏”,因为采用手机屏做显示屏的VR面临四大难关:1、体积大、重量重,舒适感差;2、易产生眩晕感,难以长期佩戴;3、画面精细度低,颗粒感重;4、内容缺乏。这与移动观影用户强调“轻巧、随身、大屏、高清、海量”的核心需求背道而驰。


事实证明,彭华军的判断是对的,2016年VR设备出货量已达900万台,但眩晕问题仍被诟病不止,“沉浸感,交互,本身就会导致这种眩晕。设备要感知头部的移动,传感器捕捉到运动信息,传输给主机,主机做出判断,显示对图像进行渲染、处理,然后缓存,再将画面传输过来,中间总会有个时间差,做不到零延时。但眼睛和头部始终是同步运动,当画面和头部转动无法同步时,人就晕掉了。就像你没动,但整个世界在围绕你旋转一样。”彭华军说道。


相比之下,GOOVIS G1是通过在两块微型屏幕中播放有视差的图像使人的大脑产生立体感,再通过多块镜片调节光路,让人眼产生20米距离观看800吋幕布的效果,相当于眼睛和大脑受到了“善意的欺骗”,将“虚拟”当成了“真实”,但人体不会产生不适感。而造成这种“假象”的微显示和光学成像系统,在已宣告停产的索尼HMZ系列的带领下,尤其是索尼宣布开放销售OLED屏后,已步入相对成熟市场的发展阶段,技术完善,供应链条相对完整。


封面图 纳德.jpg


不过,智能视频眼镜也不是谁都能做,HMZ系列在三代以后,体验才渐趋稳定,索尼大量精力花费在调节佩戴和视觉舒适度上,这也是GOOVIS G1重点打磨的地方。彭华军在这方面有相当优势,其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师从国际信息显示学会副主席郭海成教授,长期从事各种信息显示器件和应用的基础研究,在光电显示材料、器件等底层设计、工程与产业化、系统与应用等方面有长达15年行业积累。此外,纳德光学还与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应科院、南方科技大学、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等高校和科研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在Xtecher看来,智能视频眼镜打破了场地、排片、时间等观影限制,对忙碌又期待通过一场电影来放松的都市人群说,会是一个比较好的平台。但现阶段的智能视频眼镜,在外观、基本功能上与VR眼镜区别不大,前期或面临较大的市场推广成本。对此,彭华军表示,公司正启动一轮新融资,一部分就将投入市场宣传。


作为一款3D观影头显,内容是否丰富,也将直接影响用户黏性,纳德光学目前已与爱奇艺、腾讯视频、斗鱼直播、新浪体育、一直播等视频平台达成合作,大量电影、赛事、新闻资讯以及综艺节目将同步至GOOVIS G1主机盒子中。


目前,纳德光学第二代智能视频眼镜正在研发中,将在光学、系统、内容、界面等方面全新升级,电影发烧友所期待的蓝光3D也会上线。未来,GOOVIS还有望加入社交功能,实现多人在线同时观影,远程语音视频聊天等功能。


团队图 嗯嗯.jpg

纳德光学全体团队成员合影


彭华军告诉Xtecher,头戴显示是一个新型的显示品类,除了“3D观影”这个比较容易理解的应用,GOOVIS G1还有其他广阔的应用,比如连接手机、游戏主机(如XBOX、PS4)玩游戏,体验感是看着5寸、30-40寸的屏幕所不可比拟的。在个人娱乐之外,GOOVIS G1也可作为专业的3D显示器,在医疗、教育等行业进行落地,相比3D液晶显示屏,其视觉效果会更优。纳德光学也希望与其他企业合作,将产品拓展至航空、家庭、医疗、教育/培训、书吧、网咖、会所、体育中心等更多场景中。目前,已有合作在洽谈。


说到未来,彭华军表示,人类的观影媒介,一百多年来先后历经“剧场-影院-电视-电脑-手机-平板”多种形态演变,但任一媒介都未被彻底取代,因为它能在某一场景下做到其他品类做不到的事情。因此,智能视频眼镜不会也不可能颠覆掉影院或手机,更多是为人们的休闲娱乐提供一种多元化选择,“我们希望智能视频眼镜,最终能成为一个家庭的必备,帮助人们实现精神生活品质的提升,这就是价值所在。”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