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对话】世界杰出华人奖张首晟:先立一个小目标,创造谷歌般的奇迹

【对话】世界杰出华人奖张首晟:先立一个小目标,创造谷歌般的奇迹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2600
3280

2017-06-13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在2017年4月位于波士顿的哈佛校园里,Xtecher与张首晟对话。我们聊了聊这位世界级物理学家、跨界风险投资者的独特思维方式:包括他提出以simplicity(简单)和universality(普世)为投资“基本法则”;他心中投技术的最佳时间点“把握从实验室走出来的那一步”;他所提倡的对“正交”领域知识的跨界学习;他在投资决策之前“论文级”的调查过程;他判断成功率的标准“看有几个关键步骤”;以及他的投资信心“先立一个小目标:创造谷歌般的奇迹”。


采访、撰稿|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其人


640-1.jpeg

 

“你们有谁熟悉拓扑绝缘体这个理论?”

 

美剧《生活大爆炸》上演了谢耳朵代课的经典一幕。他带着一贯傲娇的神情,向台下同学问出此题。在他看来,“拓扑绝缘体”是理论物理最精深的课题之一,而这一理论的提出者,正是本篇的主人公、斯坦福大学的华裔科学家张首晟教授。

 

张首晟的“学术进阶史”可谓一路“快准狠”:15岁考上复旦,16岁公派留学德国,20岁赴美师从杨振宁,30岁进入斯坦福大学任教,32岁成为斯坦福校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

 

作为世界级物理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第十五届世界杰出华人奖”获得者,张首晟所发现的“量子自旋霍尔效应”被《科学》杂志评为当年的“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之一。基于他对拓扑绝缘体和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的开创性研究,他已包揽物理界所有重量级奖项,如首次花落华裔科学家的欧洲物理奖、凝聚态物理领域的最高荣誉Oliver Buckle奖、国际理论物理学最高的狄拉克奖、尤里基础物理学奖和富兰克林奖章。2009年,张首晟入选 “千人计划”,并被清华大学特聘为教授,并于2013年获选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在恩师杨振宁眼中,张首晟的成就“只差一个诺贝尔”,而这“也只是时间问题”。

 

科学之外,一个“特殊身份”引发了人们对张首晟更多的好奇:风险投资家、丹华资本创始人。

 

2013年,张首晟与昔日学生谷安佳创办了丹华资本,意在连接史丹福大学(斯坦福别译)和中国。成立三年,丹华资本已募三期基金,首期美元基金9200万美金,二期美元基金3亿美金,现正募集人民币基金约10亿人民币。美元基金主要投资在硅谷和斯坦福的创业项目,人民币基金主要投资海归与国内高科技创业项目。

 

关于投资,张首晟似乎有着自己的诀窍。早年作为个人天使,投资他的邻居、斯坦福教授罗森博格的VMware让他获益颇丰,VMware如今市值已达200亿美元。丹华创办之后,截至2016年12月,已投资约50家企业,主要为人工智能、大数据、移动互联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生物医疗等领域的中早期创业公司,每笔投资在几十万到500万美元之间——其中一半项目已进入下一轮融资,某些企业的增长率超过20倍。

 

“人类的知识是一棵大树,大树是有根的。两个事情你看来好像很没关联,但是在根上面他们是统一的。”

 

“寻根”,即人们常说的“第一性原理”,是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人类是由原子和分子组成的奇妙物种,我们要找到普适于宇宙与人类的第一性原理,必须从最基本的概念出发,那就是能量、信息与时空。一个迈向科学思维的方法是:弄明白某个概念的基本单位是什么?像我们去买菜,如果你想减肥,你会考虑菜的‘能量密度’,比如一磅有多少卡路里。能量密度的单位是能量除以质量,也就是速度的平方。由于宇宙速度的极限是光速,这样我们也能推断出能量密度的极限是光速的平方——当你把基本单位和公式想清楚,对于未来就会比较理解,”他同样以科学思维指导自己的投资,“即便你的产品和理论科学没有太大关系,我们也可以用科学观点来分析其成长潜力。”

 

他相信所有真理的共通点是“大道至简”,“千年思想,最精华的都是大道至简,你看宇宙美妙在哪儿?E=MC²这样一个公式,能够描写小到原子,大到宇宙。”

 

“寻根”思维,让他习惯在判断时剔除表面的冗杂信息,一戳到底,以减少时间的消耗。很多人以为科学家需要整日泡在实验室里,无暇顾及大方向,但他认为浸泡式消耗是重复性的犹豫和挣扎,“绝大部分时候,科学家的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他做选择的那一刻——你大脑最最大的刺激,最最大的丰富思维的时候。那些伟大的科学家就是在别人没看见这个方向的时候,看准了这个方向。”

 

在成立丹华资本后的三年里,张首晟每年都发表约15篇文章。最近他又将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重量级的文章,向世界宣布新的量子粒子的发现——显然,投资并没有影响到他对物理学的研究。他开玩笑比喻“真正完美的世界是一个量子的世界,量子的世界是平行的,一个粒子可以百分之百平行做两件事,我想人生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他甚至笑称自己,“100%时间在做教育,100%时间在做科研,100%时间在做投资。”

 

他视富兰克林为自己的偶像,“他作为科学家、思想家、企业家、政治家,作为《独立宣言》起草者之一,做的很多事情看起来毫不相关,其本质却是相关联的。”富兰克林在《独立宣言》里贡献的一句话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是他眼中“治国也要科学性的第一性原理”,“一种普适性的不言而喻的法则”。

 

在2017年4月位于波士顿的哈佛校园里,Xtecher与张首晟对话。我们聊了聊这位世界级物理学家、跨界风险投资者的独特思维方式:包括他提出以simplicity(简单)和universality(普世)为投资“基本法则”;他心中投技术的最佳时间点“把握从实验室走出来的那一步”;他所提倡的对“正交”领域知识的跨界学习;他在投资决策之前“论文级”的调查过程;他判断成功率的标准“看有几个关键步骤”;以及他的投资信心“先立一个小目标:创造谷歌般的奇迹”。

 

以下,让我们走进对话现场。

 

“投资的妙处就在于所投资的技术发明可能开拓出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市场。”从细碎的问答中,或许你可以窥见张首晟将科学思维引向风险投资的妙义:

 

“用简单去理解复杂。终极真理一定是简单的、优美的、普世的。”


 640-2.jpeg


对话


把握从实验室走出来的那一步


Xtecher:您曾在斯坦福大学开设名为《信封背面的科学》一课,您提出了问题:假设世界末日到了,诺亚方舟上可携带一个信封以总结人类文明,你会写下什么?接着,您向学生分享了自己会写下的几行字:

 

“自然界三大基本常数;

万物都是由原子构成;

欧几里得几何公理;

自然选择、适者生存;

人人生来平等;

笔胜于剑;

市场隐形之手;

大道至简。”

 

现在,以风险投资者的身份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对您来讲,技术投资是否也有值得写在信封背面的“基本法则”呢?

 

张首晟:有。最终能够得胜的技术一定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simplicity(简单),一个是universality(普世)。这个理念不是一个空理念,是真正科学的理念在指导我们,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情。比如我的学术工作,为什么能够把一个那么抽象的数学拓扑用到一个那么实用的材料上面?大家本来觉得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是我看到了里面的必然规律。所以我们投资,大家很困惑的时候,我们往往是非常清楚的。我觉得现在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创造谷歌般的奇迹。当年之所以Google能把Yahoo颠覆了,因为Yahoo要人工排序搜索结果,而谷歌能用机器自动排序搜索结果。谷歌的方式既简单又普世,相比Yahoo人工排序的方式更有可扩展性。今天Google要用激光雷达与高清三维地图来做自动驾驶,没有可扩展性,因为它肯定不是简单的也不是普世的。丹华投的自动驾驶公司AutoX只需要普通摄像头就能达到接近于人的自动驾驶,这样的技术方案更有可扩展性,这是第一个例子;第二个例子就是谷歌投了一家AR公司叫Magic Leap,当年我们选择的是另外一家公司叫Meta。去年夏天之后已经完全体现出来区别了。

 

Xtecher:看到您之前的报道,早年因为您的科研经费受阻,差点错过这个拓扑绝缘体?

 

张首晟:就是政府没投嘛。因为政府投资必然需要先立项,而真正零到一的项目不可能根据以前的分类法来立项,所以往往会错过那些最有创意的项目。

 

Xtecher:那现在您自己作为投资人,看待一些非常科研的项目,您不会担心资金投入多、回报周期长、风险过高吗?

 

张首晟:对,我觉得很多的基础科研还是应该用国家的经费,或者用private foundation(私人基金会),VC投资还是要看回报的。

 

Xtecher:所以您基本上还是会看处在转化边缘的技术?

 

张首晟:对,美国也有NSF(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DOE(Department of Energy), 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Projects Agency: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可能关注的技术比较早期,但VC投资就是要把握好能够从实验室走出来的那一步。往往很多人就把握不好这一点,要不太早,要不太晚——不前不后是最难掌握的一点。我们真正的专业技能就在于这里。

 

另外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有时VC过早投入一个领域,反而对科学发展不利。为什么呢?一旦VC投了之后,就要争取回报,所以研究内容一定要保密,不能公开讲、公开发表,反而阻碍这个领域的科学发展。如果是私人基金会来投,可以公开发表,这样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总可以把信息传给大家,让大家可以走下一步,对吧?当然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过晚的投资,但过早的投资对这个领域也是不利的。


人比赛道更重要


Xtecher:刚才您说的“不早不晚”就是所谓的right time;您过去提到投资的“第一性原理”解决的是战略眼光问题,我理解是投 right thing;第三应该就是right person了吧?国内也有投资人说“最怕的是你投对了赛道投错了人”。


张首晟:对,在某种意义上,人比赛道更重要,因为如果做做发现这个赛道不对,他可以转。但如果发现人不对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Xtecher:所以您最看重创业者身上的哪种品质?

 

张首晟:他一定要有创新思想,他的思维方式要非常独立。有很多创业者来,一听就是他受别人的影响。比如我们在丹华资本听项目,一般人总是带着PPT过来,他说,诶,我这个技术市场多大。我说,你怎么知道多大?他就完全是把Gartner的报告放上去。我说,那你自己有没有去推导大约市场多大?他自己根本没推过。这样的人他就不是真正对市场了解,不是独立思想,而是随大流。这个人是不是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很重要。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万一一开始赛道错了,他做做,等他得到足够信息的时候,他也马上能够转。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quality,也是我的科学家背景使我能够看到的,就是创业者要有始终不断学习的精神和能力,因为你周围的世界一直在改变。这一点我们也在以身作则。我算在这个时代知识面比较广的了,但是听一个新的pitch肯定有不懂的地方,我就马上把专有名词记下来,晚上就到Youtube上面去找。现代人的好处就是,任何你想学的名词都有公开课可以上,我马上就把它的概要学一下。我们不是讲有slow thinking和fast thinking吗?一开始可以把大致概况在当天晚上学一下,但还不够深入,所以我有一个习惯,我每次上飞机之前,候机的时候总要下载一门课程,然后在飞机上深度地学习——这个课程跟我的现有知识是完全没关的,我用一个专有名词形容,跟我的现有知识是“正交”的,比如生物领域。然而实际上当我在物理学取得了一定成绩后,我再学其它的东西相对就容易些,这就是网络效应——当你学了N门的学问之后,你再学N+1门的学问就会变得很容易,因为知识都是相互联系的。

 

Xtecher:您会喜欢投一些您之前陌生的“正交”领域吗?

 

张首晟:对,我觉得很多机会在那里。

 

Xtecher:比如生物医疗领域,您现在特别看中什么?

 

张首晟:现在最最明显的就是用AI来读图片。我觉得现在AI投资一定要比较vertical(垂直),你如果domain knowledge(领域知识)不够,你就做不好。我们投的哈佛那位教授AndyBeck,他就是哈佛pathology(病理学)的教授,他有一个pathology的MD,又有个斯坦福的AI的PHD,这种人才我们就觉得可以放心地投。

 

Xtecher:您做出一个投资决策,平均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张首晟:有快有慢,但是一般来说都是要有一个像“论文级”的调查过程。这点上可能是我的背景影响了团队。我会要求团队,你如果讲一个数字,你要讲出来这是你自己推出来的还是你引了某个来源,这很不一样。你引某一个来源时,你不一定知道它是怎么推出来的,一个数字后面有很多假设,这些你不一定知道。所以我首先要求他们一定要把来源注明,如果数字你是引来的,你要把原始来源引出来,如果是自己推的,你要写一个附录,告诉我你是怎么把它推出来的。

 

Xtecher:您的投资策略更多是领投还是跟投?

 

张首晟:一开始以跟投为主,现在我们越来越多领投。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谦卑的心态吧,到底我们专业做VC才有四年历史,一开始总要通过跟投来跟别人学嘛。


硅谷真正看得懂技术的VC并不多


Xtecher:您的投资哲理是“大道至简”,但真正的投资过程却堆积着漫长的功课和复杂的决策过程,我这么说对吗?

 

张首晟:对。但我现在真的非常有信心——我觉得硅谷真正看得懂技术的VC没几家。你看最简单的一个案例,就是在我们看AR的时候,当时多可怕,我们刚投了Meta,谷歌却投了Magic Leap。我当时觉得Magic Leap成功概率是极小的,这里面又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比如我们假设,一个技术有80%的可能性能成功,比如Meta最终要成功,需要经历5个关键步骤,5个80%乘起来,成功概率还是挺高的;但Magic Leap的成功要100个关键步骤,你100步全都自己做,你一步一乘的话,80%乘以100次方,几乎是等于零嘛,对吧?

 

Xtecher:您过去在学界一路起点很高,拿了各式各样的奖,做VC这几年,从2013年到现在,您有magic moment吗?最惊喜的地方是什么?

 

张首晟:首先是世界级的科技公司都愿意来投我们基金嘛,我们觉得一开始就成为一个国家队了。

 

Xtecher:应该是世界队,地球队。(笑)

 

张首晟:对,世界队,然后宇宙队(笑),在Meta这个案例上,真是给了我们足够的信心——就是像谷歌这样的巨人照样不是可怕的,我们非常有信心可以再创这样的奇迹,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越它。

 

Xtecher:从成立丹华到现在,如果满分100分的话,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张首晟:差不多90分吧。


Xtecher:失去的那10分是什么?


张首晟:到底还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我们才3年,又学了又投了,投和学同时在做,我觉得综合指标已经很不错了。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想在今后的5到10年内,成为硅谷的TOP5,也是全球的TOP5。


Xtecher:您现在每天的休息时间足够吗?

 

张首晟:足够,我每天差不多游泳一公里。

 

Xtecher:怪不得现在那么精力充沛。

 

张首晟:大家看我精神状况还可以是吧?我非常愿意跟大家分享,我不太喜欢的风格就是好像我有一个“祖传秘方”,我希望最可贵的是我这些道理大家不只是听,也要有人指出来批评,这样才能进步。

 

Xtecher:您现在存在什么困惑吗?无论是业界还是理论方面?

 

张首晟:(哈哈笑)我现在非常有信心,因为慢慢地看清了万物之根。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