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企业掌舵者】陈恂:找到你心中的魔鬼

【企业掌舵者】陈恂:找到你心中的魔鬼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7581
2533

2017-06-14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陈恂,北京大学物理系本科,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历任睿初科技创始人和CEO,摩根大通(JPMorgan)高级副总裁、银湖投资(Silver Lake Partners)董事总经理、奇虎360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独立董事等,是华源科技协会的理事会主席、未来论坛创始理事、人本健康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和CEO。


 Xtecher 原创 

作者|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本文被访者由 未来论坛 推荐 


陈恂很低调,平台却一路很高。


87年获国际物理奥赛银牌;北大物理本科,斯坦福电子工程博士;毕业后加盟摩根大通,升任高级副总裁;02年在硅谷创办睿初科技,后被欧洲最大工程技术公司之一阿斯麦并购;04年担任美国瓦里安董事会独立董事,直至公司被美国应用材料公司并购;而后历任银湖投资董事总经理、奇虎360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如今,他的主要身份是人本健康集团联合创始人和CEO。


他身上有着技术男、创业者、投资人、企业家等多重标签。即便如此,网上检索时依旧痛苦,信息零星,他很少接受采访。


“我不是一个喜欢为了曝光而曝光的人。”


行事低调,观点却犀利。前阵子他受邀做北大物理学院毕业典礼演讲嘉宾,演讲之中,他念了首窦唯的摇滚歌词《高级动物》: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在说什么?


在说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在说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魔鬼。


你敢说这些离你很远吗?”



再创业


北京亦庄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一片开阔领地。


博尔诚厂区主楼10层,窗明几净。一眼望去,人烟稀少,视野通透,郁郁葱葱的树,严阵以待的厂房,笔直的亦庄线呼啸而过,留下安静的大片工业蓄势生长。


在这里,我见到了陈恂。几番事业成效斐然,硅谷国内都有业务,身兼若干董事,还做过一些投资并购的大案子……说白了,人生到此阶段,做做投资、当当董事,无需亲力亲为,倒可以活的轻松自在。


他却显得有点自讨苦吃。太太小孩都在美国,他一天坚持两次视频,睡觉之前、早起之后,陪妻儿聊会儿天。自己在公司旁租个房子,早上8:30就进入工作状态,一天工作超16个小时。他的自我认知也很纯粹,“我不认为我是个金融人,我的自我认知还是个创业者或企业家。”


说起他当初在斯坦福的同学,如今很多都是大企业家,同学之间,谁要是想做点什么事,彼此一般问都不问,直接写个支票互相支持。陈恂这次创业,一个老友也是直接写张支票支持。有一天,老友问陈恂:“你倒跟我说说,这次创业是为什么?”陈恂一愣,这次自己似乎还真没坐下来去想“创业”这个词本身。


第二天,他回电话过去:“这个答案我不知道是不是让你满意,但这次创业真的很简单。我觉得,有问题需要解决、我有一定能力可以帮助解决、解决过程让我满足——这次创业的动机真的就是这样。”


陈恂的背景跟电子信息科技密切相关,他现在还在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美国应用材料公司)做独立董事,可是,这一次创业,他为什么选择健康医疗?


下一个风口不是人工智能,是健康医疗


“我这次创业不是在找风口,实际上我有意避开风口。风口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你应该找到下一个风口,风还没来,你知道风会吹到那里。”


“风会吹到哪里?”


“我大胆说一句,我觉得不是信息科技,也不是人工智能。”


“为什么?”


“当一个技术以‘指数’加速推进几十年,给人类社会文明带来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所以我的确很关注下一个可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机会是什么。”


“很多人说是人工智能。”


“我认为不是。”


“为什么?”


“人工智能的确面临一个突破机会,但它有两个矛盾因素: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摩尔定律年老体衰,已是强弩之末。虽然算法层面的革新在加速,但正面和负面力量相互矛盾,到最后谁能占上风?是一个问号。你看,咱们都习惯了iPhone 1出来之后会有iPhone 2、3、4、5、6,可如果摩尔定律停滞,不会有7——没有iPhone7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在他眼中,健康医疗进步趋势却刚刚开始,当下会成为一个特殊的时点。 


“学物理的人都知道‘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牛顿力学倒推过去也就三个方程,电磁学倒推过去也就四个偏微分方程,就可解释几乎所有现象。当一个领域有第一法则时,它的进步会经过一个拐点突然加速。因为从第一法则往前走,逻辑上是用‘推理’,当没有第一法则时,你要面对一堆混乱的数据点,在里面提炼,这是‘归纳’。‘推理’和‘归纳’两条路径的效率是非常不一样的。而在基因领域,我们有了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遗传信息在几乎所有生物体内,都是从DNA传递到RNA,再从RNA到蛋白质),也就是说,在生物学科,我们第一次有了‘第一原理’,这之后,会有一个巨浪打来般的加速发展。


不久前,陈恂跟几个生物科学家聊天,他问他们:“我念大学时都说‘下一个世纪是生物的世纪’,会不会搞到今天还是‘下一个世纪是生物的世纪’?生物世纪到底来了没有?”


他们答:“来了。”


为什么?因为工具的深刻变化。


“这个工具来自于物理学。我们现在研究生物的手段真的非常先进,可以把样本冻起来,用电子束看到一个蛋白的全部结构,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因此,不能够把今天的一天和刚刚发现牛顿定律时候的一天去类比。


陈恂生于医生世家,爸爸、大伯、姑姑、姨夫都是医生,对生物医疗健康行业一直不陌生,除了技术发展趋势,中国国情是他选择此领域的另一个理由。


“中国市场大,人多,医疗资源相对短缺,还有,中国人口会面临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时间、任何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老龄化。我们的老龄化比谁都来的快,比谁都来的大。”


道理很简单,“计划生育”是政府一纸命令,其带来的人口结构变化并非“经济好了、生的少了”的自然过渡,而是一个急转直下的人口结构坡度,我们又是人口最多的国家,两因素放在一起,对健康医疗需求会提出很大挑战,也势必带来很多机会。


反着来


放眼全球,国内外市场普遍资本过剩,资本总量处于很大的流通状态,这意味着资本价格贬值、资产价格上升——而创投市场上,资产就是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讲,此刻市场,对创业者比对投资人更有利。


“创业者,千万不要把投资人的肯定当做是你信心的来源,因为外面太多钱;投资人,千万不要认为钱投出去了就成功了,是不是好的投资若干年以后才会见分晓。媒体放大的东西,我会有意压制它在我这里占有的比重。媒体对我最重要的职能是:它告诉你大家都在讨论什么,实际上它告诉你大家很可能高估了什么。”


“说几句讽刺的话,现在的人连‘数据’两个字都不敢说了,前面永远要加个‘大’,一个公司开管理会也可以说我们财务报表的‘大数据’,开什么玩笑?做大数据的公司,我第一句话就是你的大数据从哪儿来?百度有,阿里有,腾讯有,奇虎有,京东有,再往下走,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有那么多数据?那么所有搞大数据的人都在玩什么呢?这个社会里有多少人嘴里挂着这些名词,大数据、云计算、O2O、P2P……有几人真能踏踏实实坐下来把这里头每一件事搞清楚?我在管公司时,就拼命往细节里钻——你要说大数据,你给我说清楚,说几层下去。”


陈恂第一次创业是2002年。2002年是“.com”泡沫破灭之后的谷底,在硅谷是一个灰暗年代,他们就是那时开始做事的。“回头来看,那是做事情最好的时候。那个时候融资也困难,但吸引人才不难,没那么多创业公司,没那么多机会。”


“您反倒觉得在大家一片失望的时候是最好的时候?” 


“绝对是这样。大家公认基因风口还没来,对我来说是music to my ears(爱听的话)。”


“您一路做选择,就是跟大众舆论反着来?”


“投资这个东西说白了就两件事,第一,投人;第二,反着投,找价值洼地。我们到亚洲来做的第一笔投资是投展讯,那时候那公司股票只剩几块钱,大家很不看好,我们钻进去发现这个公司其实有底子,起得来。你知道投资界有个说法:连你的老母亲都在炒股的话,你就要退出来。”


对比中美创业环境,陈恂斩钉截铁:中国更难。


“这里有政策也有对策;这里有法制,也有权利;这里有规则,也有潜规则;这里有普世价值,也有中国特色。如果你不明白这些,你永远也无法明白中国。除了社会的复杂之外,还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丘吉尔曾经说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人类的文明文化传播有意在放大正面的我们愿意接受的东西,有意在压制负面的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正面的东西,乘了一个远远大于一的系数;那些负面的东西,乘了一个远远小于一的系数。如果你要求真,你必须睁大了眼睛,放大了光圈,然后停留在那个相对比较阴暗的地方,停留足够的时间,以致你有足够的曝光去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不然你看到的永远是扭曲的、歪曲的表象,不可能接触真实。”


“一碗水”


陈恂的人本健康集团已经小有成绩。


北京、上海、硅谷三地运营。人本健康旗下位于北京的博尔诚公司已有近300人。陈恂是集团CEO兼博尔诚公司CEO。明星产品是癌症早期筛查诊断。目前可做大肠癌诊断,胃癌、肺癌等正在做临床实验,后续还有其他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博尔诚的产品瞄准的是“诊断”,这和市面上涌现的大量“基因检测”不同:绝大多基因检测是测遗传基因,给出的是比较模糊的概率,可指导行动的信息(actionable information)极少,譬如“一个人60岁以后得老年痴呆的概率是30%”,这样的结果让人无奈。而他们的产品测的不是“遗传基因”,而是通过测“基因的甲基化程度”,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在疾病的发展途中——不是概率判断,而是诊断。


在这个技术出现以前,大肠癌筛查基本靠肠镜,只能在医院做,有了博尔诚产品,只需抽外周血(小臂抽血)便可诊断,用不着去医院。“现在中国消化内镜科筛查指南就是这么推荐的:可以先用我们这个产品查,如果这个产品查出来是阳性,再去做肠镜。”


作为CEO,陈恂的核心工作是“人”:招人、激励人、解决人的问题。


关于公司文化,他爱憎分明,观点明确。“中国文化有根深蒂固君君臣臣的等级问题,某某经理、某某部长、某某总裁,我非常反感,这和创新精神背道而驰。我有时候下死命令说不得称呼什么总,叫我陈总我都不理——必须这样他才能够扭得过来。”


博尔诚有个别致而浪漫的企业文化:每个人都有一个“药名”。陈恂给自己起名叫“一碗水”。


“‘一碗水’是个草药,我喜欢这三个字。我们公司都是药,我是一碗水。我很认可上善若水,但我不敢号称我自己上善若水,也就是小小的一碗,我的邮件签字就经常签一个‘水’。”他指了指旁边同事,“她叫沉香。我们有财务总监叫杜若,还有一个合伙人男生叫当归。”


“我特别提倡透明,透明意味着效率和信任。你去看看中国帝王书,中国文化多少年专制体制沉淀下来一些东西,坐在上面的人喜欢利用信息的不透明来统治。”


为使公司透明,如今,陈恂的公司,基本经理级的人都可以看到公司的财务报表。


“还有,我非常不习惯中文的模糊。什么叫‘相关部门’?什么是‘好些’,好多少?我要求大家能说数字的地方说数字,能说人名的地方就别说部门名。‘相关部门’这个词在英文里很难翻译出来,你想翻译成什么?relevant departments?这个词在那边不会这样表达。”


他在湖北武汉长大,自小能量充沛,做事强度很大,他笑说有时候人们会抱怨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一旁同事忙点头:“他刚想到一个东西,我们就需要有一个结果出来。”


去年,博尔诚的产品从7500个2015年被国家药监局批准医疗产品中脱颖而出,被药监局官方评选为9个最具创新意义和显著临床价值的产品。接下来,公司会在丰富产品线的同时,加强渠道铺设,医生、医院、体检公司、保险公司、互联网服务。“我们拿到中国药监局批文的时候,比我们合作伙伴做的同一个技术产品拿到美国药监局早半年。因为博尔诚,中国这次走到了世界的前列。


心中的魔鬼


前阵子,他回北大物理学院作为校友代表发表毕业典礼讲话,大意说:人类是很无知的,一定要对此有敬畏,光知物不够,一定要知人,而知人的出发点是知己,一定要从自己出发了解人性。人性可恶可善,时恶时善,你必须对这些有充分认识,和你心中的魔鬼和平共处,从你心中的魔鬼看到这个世界被大家不愿提及的角落里的事。真实有它光明面,有阳光也有影子,只有你认识到真实,才有可能作出正确的决定。


“您心中的魔鬼是什么?”


“一个人面对困难时,他一个直观的反应是保护自己,他的底层心理状态是不安全感。一个人在这种状态时会比较幽闭,心胸不会很开阔,不能够听从不同意见,反而会变得武断,变得有防御性。处在这种状态的人很容易犯错误,为什么?因为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妨碍了他去认识事情的真实面。你要知道:你这一瞬间你自私了,这一瞬间你不安全了,这一瞬间你是防御性的,这一瞬间你有很多愤怒……这些都是我们心目中的魔鬼,如果你看不到,你就被他们所左右,如果你看得到,你就可以左右他们。


因此,当陈恂面试一个人时,他会花很多时间看他如何面对过去的挫折,从交谈之中看对方是否从挫折之中学习。“‘学习’比‘创新’更容易把握。创新不是文学艺术里所表现的脑袋一亮,更多是在一点一点研磨的时候,所有路给你堵死了,只有个地方留出来,被你找到了,就是创新。”


“人对未知要有敬畏。”他讲了好几次,“在哥白尼之前,大家觉得太阳围着地球转,他们肯定觉得自己的看法特别对,就像我们今天相信自己的知识一样。在人类科学发展历史上,我们和前哥白尼那些人有什么区别?以后的人看你就和我们看那些人一样。我们如此无知,我们可掌握的东西如此之少,你永远要睁大眼睛,随时做好调整准备,这才是风险的意义所在。你想把什么事情都搞懂了再去做事,黄花菜都凉了,也是不可能的。”


在毕业典礼的演讲中,他念了一首摇滚歌手窦唯的歌词《高级动物》: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在说什么?


在说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在说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魔鬼。


你敢说这些离你很远吗?”


“ 在混沌的世界里建立一点点秩序” 


关心未来的大佬小团体,有着自己的一期一会。


过去几年,每年夏天,陈恂跟丁健、李彦宏、张首晟、田溯宁、杨致远、陆奇等人,都会做一件事:在美国聚上大半天,打开脑洞,聊聊世界,聊聊未来。


后来,小团体决定让更多人关注科技,“未来论坛”因此成立,还设立了一项民间科学大奖——未来科学大奖,奖金100万美元,以捐赠款项授予前一年在这些领域对人类作出重大贡献的华裔科学家。


陈恂是未来论坛的创始理事之一。未来论坛办活动,只要陈恂在国内,基本都参加。一次活动中,他也有感而发:“不久以前,我去了墨西哥的一处玛雅文化遗址旅游。当时有很多玛雅后裔的导游在描述文明。没有说哪一个君王一统天下泽被子民,也没有说哪一位美女倾国倾城,更没有说哪一个首富富可敌国。他们说了三件事:一是玛雅人发明了数学上的零;二是玛雅人创造了现在为止最准确的日历和月历;三是玛雅人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引以为傲的是文明,是文明里的科学技术含量。”


虽然和很多名人大佬都是私交甚好的朋友,陈恂和公众视野中出现的很多企业家不太一样。


“我不是一个刻求聚光灯的人。”


“为什么?”


“如果说这个曝光对于大家的事业有帮助我会做,如果只是为了让我自己感觉一下,那还没有听一段爵士乐的感觉好。”


“您挺出世的?”


“你要看见我每天的生活,你不会用‘出世’这两个字来形容我。怎么说,在做事上我很入世,也许心灵上我比较出世。有的人把知名度、曝光度作为一个事业在经营,和我们科研人员在企业里做研究是同一件事,这无可厚非;还有一种人是为了曝光而曝光,喜欢镁光灯打在脸上。”


“您不需要马斯洛所谓人类心理需求顶端的巅峰体验吗?”


“在我这里,巅峰体验不是这个东西。”


“您的巅峰体验是什么?” 


他思忖了许久,给出一个答案:“在一个浑沌的世界里创造出一点秩序。”


作为物理学出身的企业家,他深知世界之浑沌,为什么仍希望创造出一点点秩序? 


“一件事情的完成,一定是熵减少的过程。”


“您说,世界真像物理学家心中所想的,有那么曼妙的规律可循?还是这只是物理学家的一个信仰?”


“他并不知道,这只是他的信仰。”


“那么,当你明明知道世界的本性是熵增加的时候,您做的事是在跟自然进行抗衡,您觉得这东西价值在哪儿?”


“你想,人是一个局部熵非常非常小的东西——只要是熵稍微大一点,咱们人就不可能以这样的形式存在。地球诞生,生命诞生,自然进化出人……在一个这么大的永远熵增加的环境里,出现了这样一个局部洼地,真的很特别。”


“真的很特别”,说这话的时候,他仿佛一个刚刚完成实验的人。经历瓶瓶罐罐,点火扇风,不断试错,屏息等待,最终捧着手中萃取出来的晶体。


“你不做,一件事情就发生了,是没有这个感觉的。”


 活在对立面  


他独自住在亦庄,离企业很近。这里地广人稀,似乎跟京城没什么关系。


有一次他去国贸和大学同学聚餐,开车到了那个地方,突然有一种感觉:国贸是不是有点光怪陆离,有点灯红酒绿? 


他喜欢在山里头,喜欢听音乐。他声音好听,中气十足,想必唱歌也不错。他爱古典音乐和爵士,“我最喜欢爵士的地方,是它陪着你存在,不喧宾夺主,你是主人,它在背景里。而贝多芬的音乐绝对需要你的注意力。”


从某种意义上讲,陈恂是一位活在对立面的人。


他说:一个企业的CEO,和企业的平均心态应该是反的——大家都嗨得不行的时候你要特别冷静,大家都特别沮丧的时候你要充满激情和信心。


他不仅活在企业平均心态的对立面,也活在世界主流情绪的对立面。


创业反跟风,投资反热点,他安静地卧在那里,看着远方的猎物。当遥远的机关枪已突突响起,他屏息凝视,遥远而观,静等风来,如同一个安静的狙击手。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