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首发】AI研究院之潮:还在去硅谷?这位欧洲“洋院士”把AI研究院建到了北京亦庄

【首发】AI研究院之潮:还在去硅谷?这位欧洲“洋院士”把AI研究院建到了北京亦庄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7400
2523

2017-07-13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2017年5月17日,由欧洲科学院院士、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柏林所所长汉斯·乌思克尔特(Hans Uszkoreit)博士担任院长的北京深知无限人工智能研究院(AITC)正式落户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锋创科技园。7月11日, AITC和DFKI达成战略合作,锋创科技园董事长张寒燕和DFKI的CEO沃夫冈·瓦尔斯特尔(Wolfgang Wahlster)在德国进行了签约仪式——未来,DFKI中国区的所有合作项目都通过AITC来实现。


作者|甲小姐、郭东阳

编辑|小鱼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风潮之中的德国面孔




当下,人工智能领域技术研究和商业探索几乎在同步推进,所有前瞻性业务都面临着“无人区”的挑战,这使得致力于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化的大量国际学术领军人物不得不纷纷“一人分饰二角”:一手抓研究,一手忙落地——而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也成了风潮之下最适合“两手抓”的打法。


其中一位领军人物的做法引起了Xtecher的兴趣。


2017年5月17日,由欧洲科学院院士、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柏林所所长汉斯·乌思克尔特(Hans Uszkoreit)博士担任院长的“北京深知无限人工智能研究院”(下文简称AITC)正式落户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锋创科技园。


不到两个月后的7月11日, AITC和DFKI达成战略合作,锋创科技园董事长张寒燕和DFKI的CEO沃夫冈·瓦尔斯特尔(Wolfgang Wahlster)在德国进行了签约仪式——未来, DFKI中国区的所有合作项目都通过AITC来实现。


640.jpeg

深知无限智能研究院(AITC)和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达成战略合作


汉斯将由此逐步把SPREE分析处理技术、Acrolinx文本质量自动检测修改系统、Yocoy移动端跨语言人人和人机交流翻译系统等国际领先技术带入中国寻求落地转化,开启他在中国的“创业”之旅。


640-1.jpeg

深知无限智能研究院(AITC)院长汉斯·乌思克尔特(Hans Uszkoreit)


“我对技术的产业化很有信心,”汉斯告诉Xtecher,他所看重的是中德双方都拥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三十多年来,德国在人工智能某些领域进行了坚持不懈的钻研,积累了深厚的技术资源和产业数据。而中国与德国一样,有着众多制造业企业,我希望我们技术的落地转化能为中国制造业升级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


这位世界顶级自然语言专家,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语言学博士,欧洲科学院院士、柏林工业大学荣誉教授,200多篇科学出版文章作者,曾在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将近10年,自2010年起任DFKI柏林所所长,是欧洲乃至世界公认的人工智能领军人物之一。


DFKI创立于1988年,是德国国家级软件系统创新中心,德国最大的从事软件技术和应用的研究机构,在人工智能创新软件系统方面拥有超过25年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经验,研究方向覆盖数据和知识管理、画面和语言处理、人机交互、机器人等,与德国凯泽斯劳滕大学、不莱梅大学等学术机构有紧密的合作关系,30年来形成了大量的产业成果。而DFKI的CEO沃夫冈·瓦尔斯特尔(Wolfgang Wahlster)更是工业4.0的首创者之一,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科技顾问。


值得一提的是,汉斯和其夫人是一对人工智能领域的风云拍档。


汉斯夫人徐飞玉女士曾是DFKI语言科技实验室文本分析主任,并于今年3月加盟联想担任副总裁,负责联想研究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发工作。这位志同道合的中国太太无疑让汉斯对中国社会的运转法则和技术土壤早已有了更深的理解,也让他对于来到中国创业免除了很多“外来户”水土不服的困扰。


640-2.jpeg

汉斯和夫人徐飞玉


据Xtecher了解,AITC已获锋创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投资,且目前已与京东、联想、众德迪克等企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合作包括人工智能在大数据分析和在线零售商业中的应用、人机交互中的语言改进翻译,及机器人视觉和导航方面的改进等。此外,AITC还将承担亦庄政府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中心的任务,该创新中心由北京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授牌成立。


“今年是中国人工智能进行应用的元年,”锋创科技园董事长张寒燕表示,AITC的使命是把德国和世界顶级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向中国进行转化和应用,“他(汉斯)希望自己研发的人工智能领域国际先进技术在中国找到‘婆家’。”



进击的亦庄



AITC位于北京亦庄,落址于锋创科技园,这里有“最美科技园”之称,红墙绿树,颇有一副世界名校校园之风。此刻该园区入住率已达90%以上,是北京亦庄最有“人气”的园区。这里与京东总部仅一条马路相隔,因此大量京东员工也选择在锋创科技园居住,步行上下班。


640-3.jpeg

锋创科技园


近年来,“进击的亦庄”在产业布局上愈发掷地有声。


作为北京唯一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目前已形成产业集群化发展的良好态势,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汽车制造和装备制造四大主导产业引领创新前沿。目前,区内入住企业达16000多家,投资总额已超过400亿美元。


今年一季度,亦庄迎来“开门红”,地区生产总值326.6亿元,同比增长11.5%,增速居北京市首位。开发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06.1亿元,同比增长94.2%;完成工业总产值763.3亿元,同比增长29.4%,创2008年以来历史新高,带动全市工业增长4.5个百分点,贡献率55.4%,已成为北京经济发展的“强力发动机”。


亦庄近年来不断推进技术创新中心建设,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中心便是其中之一。为了更好地推动人工智能科研成果向产业转化,整合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等中德两国的全球顶尖研究院所及高科技企业的技术力量,亦庄引入并搭建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公共技术平台,通过“基地+基金+平台”的处理方式,围绕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开展研发创新,力争在自然语言处理、自然语言理解、计算机视觉等行业技术方向确立优势地位,打造人工智能全产业链条的高智力密集型产业集群。


一个产业集群的催生,离不开身先士卒的领军人物。


人工智能是一个对学术领军人物高度依赖的行业:一方面,唯有学术领军人物,才能够看得更远,思考更深,在趋势不明确时,提前指出该走哪条路;另一方面,也只有学术领军人物才具备对世界顶级人才、专家资源的号召力。


然而,领军人物是一个“不可再生”资源,他们的成长需要时间,如今,还停留在学界的领军人物已经所剩无几了。因此,能够吸引到汉斯这位“洋院士”来牵头组建AI研究院,着实能看出亦庄费了一番苦心。


“我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汉斯’来北京亦庄创业。”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绳立成表示。



对话汉斯



Xtecher:北京深知无限人工智能研究院(AITC)创办的缘由是什么?是您主动发起的,还是亦庄政府诚邀您来的?


汉斯:这很有趣,是几项因素凑在一起导致的。在此之前,我的人生已经做了太久的研发工作,我现在最感兴趣的是把技术转化到真实的生活中。大约一年前,在柏林,德国人工智能中心(DFKI)来了一群亦庄的客人,张寒燕也在其中。他们参观后对DFKI的技术特别感兴趣,并对接了很多中国企业给我。我发现这些企业对AI如饥似渴,他们都想要AI,有的人知道自己为什么需要,有的人不知道,但仍然很想要……所以我想将德国最好的技术带到中国,把技术转化成产品,这是我建立这个研究院的目的。


Xtecher:您作为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柏林所所长,其实可以去全球很多地区做研究院,为什么您决定来中国而不是美国?


汉斯:我认为此时来中国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美国很多互联网企业已经形成了垄断,只有中国企业将来有能力与谷歌苹果这种大公司相抗衡;另一方面,中国很多企业在自己的产业里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但是在人工智能方面起步略晚于欧美,技术方面需要补足,而从去年开始,中国对AI的认识大幅提升,部分企业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表现甚至超过了欧美国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所以我认为在这个时间点来中国是非常好的。


Xtecher:AITC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目前进展如何?


汉斯:中国的市场真的很大,潜在的有合作意向的客户非常多——我来的第一周就见了四十多个客户!现在AITC已经有四款产品正在推进当中,可能需要半年时间才能落地中国市场。


Xtecher:目前世界上有很多人工智能研究院,AITC和世界上其他AI研究院有什么区别?


汉斯:我们具有加速器的属性,我们想做一个带资金、带技术引进能力的加速器。我希望把德国最好的技术引进来,以这些技术为出发点,服务一些公司,生产一些产品,最后从产品直接延伸出一个个新公司——从技术到孵化出公司这一过程中有很多空白,比如市场化,商业化,我们要做的就是填补这个空白,帮助德国技术与中国市场相结合,实现技术落地及本土化。


Xtecher:AITC对于希望服务的企业有哪些选择标准?


汉斯:比如我们和京东这种有共同语言的公司很快就能达成合作协议,但是有些公司还在探索他们需要怎样的AI技术,在哪方面应用,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互相认识的过程,比如一些艺术品公司等。


Xtecher:如果您主动来选择合作方,您最看重和哪些领域合作?


汉斯:我们更看好制造、金融、商务这一类公司,这些公司没有AI技术,但是他们非常需要AI技术。


Xtecher:之前您曾提到“中德在人工智能领域合作的优势在于双方都拥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您这个研究院将怎么和制造业结合?


汉斯:制造业公司需要我们的技术及服务,我们会为这些公司提供非常有趣的IT解决方案。目前,虽然有一些公司已拥有一个工业4.0的厂房,但大多数制造企业还没有实现,这些企业仍然在思考如何应用人工智能。


Xtecher:这些年似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工业4.0,大家看好德国的技术和工程师很多是因为他们认为德国才是工业4.0的发源地。您怎么看待当下工业4.0的进展?


汉斯:(笑)有时候我们会经常在行业中谈到工业4.0,这有点像青少年谈论“性”,他们谈论了很多很多关于性的东西,但他们不会去付诸实践……大概90%的中国传统公司就像这些(谈论性的)青少年,他们仍然在考虑工业4.0,但是还没有付诸实践。


Xtecher:您怎么看德国、美国、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特征和国际竞争力?


汉斯:目前,全世界最有朝气的年轻人都在关注人工智能,最受人关注的是“深度学习”这个细分领域,人工智能大部分论文都集中在深度学习这一块。事实上,人工智能是很宽泛的,欧洲比美国涉入的更广,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人耕耘了多年,不受流行浪潮和商业化的驱动,欧洲人不是很擅长于商业化;而美国负责定义什么是“流行”——一旦他们发现某个领域是流行浪潮,他们就把全世界在这个领域最尖端的人才招揽过来。


至于中国,在论文方面,过去一年,中国的人工智能论文比美国多得多,然而中国论文只关注很少的领域,主要是机器学习、视觉、语言(但不是真正的语言理解),此外就是机器人数量庞大,排世界第一。然而,目前中国对人工智能的理解还比较狭隘,人们看到深度学习的最新结果,就以为这是人工智能的全部,但人工智能的下一种形式将会是更为复杂的认知计算(cognitive computing)。


在人类的大脑中,我们看东西、说话、表演、思考和感觉是一个以非常复杂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的模型,而深度学习只是其中的一件事,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一种工作可以完全被机器人所取代的原因。认知计算能够把知识和学习、知识和教学、观察和演说等这些方面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虽然并不是马上就能程序化地实现,也许某些应用程序只需要其中的两种或三种,但接下来的事情是从这个非常狭窄的系统发展成为能够结合多种东西的系统。认知计算不是为了取代人类,而是能更好地辅助、延伸、扩大人的能力。


Xtecher:您知道在移动互联网的时期我们中国诞生了像微信、移动支付、二维码这样的具有“中国特色巨头模式”,创造了在别的国家很难想象的奇迹,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没有可能也出现这样的一种中国巨头模式?


汉斯:我个人认为发展模式不同是外部因素导致的。举例来说,政府做出的重要决策会给国家发展带来巨大的变化。例如,中国有识别系统进行人脸识别和车牌识别,但在欧洲是不允许做大量车牌阅读的,用户必须需要花一些时间打听每一个停车场,所以很多自动识别车牌照在欧洲是没有的。此外,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已经很先进了,尤其是人工智能+医学方面,中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我认为现在中国要发展与卫生系统经济学相关的业务。


Xtecher:你接下来往返于中德的频率将是怎样的?在中国生活,还是中德两国往返?


汉斯:现在必须两地往返,因为我在德国那边还有工作,我仍然要为人工智能研究所做一些事情。我希望从8月起能在北京这边全天候地工作。


Xtecher:今年研究院希望招多少人,您打算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团队?现在研究院有多少人?你想用什么样的文化和管理方式去带领这支队伍?


汉斯:我认为规模可能会在20人左右。但是我们公司(深知无限研究院)规模大小取决于融资资金的多少,以及投资者认为公司进入市场的速度有多快。目前有12位员工,我希望采取中西方结合的文化来管理。对我来说,了解中国公司也是一种乐趣,比如说,我们公司采用微信来沟通和交流——你看,我自己也用微信。


Xtecher:你觉得10年之后,您对深知无限研究院的成长预期是?


汉斯:德国每个人都知道DFKI(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孵化出来的子公司超过80家,但是这些公司在成长过程中,通常会被美国或德国的大公司收购,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在中国很多孵化的公司都能够真正发展起来,直到最终上市,所以中国跟德国的情况不太一样,我希望深知无限研究院能够孵化20家公司,这就足够了,如果其中有4个公司是非常大的,那就更好了——我想我是很谦虚的,哈哈。


Xtecher:目前人工智能很火,现在人们在排着队找您,有没有一种可能,过一两年,人工智能泡沫破了,突然没有这么多人来找您了?


汉斯:现在人工智能是一个浪潮,未来一段时间或许会有一点收缩,但是它不是一个泡沫,因为人工智能无处不在,当前已经有机器人以及一些产品。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两年中真正开始创造价值。人工智能包括三个pro开头的词:


propaganda(宣传);

processes(进程);

products(产品)。


这两年处于人工浪潮中,企业可以从第一个propaganda(宣传)上面获益赚钱,过两年可能慢慢就更加偏重技术研究、processes(进程)以及products(产品)了。


Xtecher:来中国做一个这样新的研究院,这个过程会觉得有非常难的挑战吗?您怎么去适应这个角色的转换?


汉斯:我的人生永远在做一些交叉性的事情,我认为这是非常刺激的、非常挑战智力的事情。我觉得我很幸运,在这里我有非常要好的朋友,合作伙伴,还有我的妻子,通过与他们建立的人脉关系,我接触到很多优秀的项目。深知无限研究院的工作节奏是非常适合我的,与很多年轻人工作,我很开心。中国人的代际变化是很大的,在德国我可以很容易地和我这个年纪的人一起共事,但在中国我要和年轻人一起工作,因为在中国,如果和像我一样年纪的人共事,我就不会幸存下来了。(笑)


Xtecher:相比您过去的辉煌的学术生涯,现在我觉得您更像一个创业者,还是在中国创业,这会不会影响到您科学方面的研究?


汉斯:我不会再做过多传统的研究了,我已经有超过两百多篇学术著作,都是非常高规格的学术著作,我接下来想做更多应用的事情。


Xtecher:你认为AITC将是你最后一家公司或最后一份工作吗?


汉斯:不,当然不。


Xtecher:也许两到三年后你会被邀请到另一个政府,然后去另一个地方?


汉斯:(笑)不,我没这个意思,我不会想接下来是什么,谁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做什么将会是我最后一次。此次到北京做这件事情是我内心的梦想,所以我必须去完成我的梦想。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