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深度】 四维图新CEO程鹏:做导航到车联网再到自动驾驶背后的隐形巨头

【深度】 四维图新CEO程鹏:做导航到车联网再到自动驾驶背后的隐形巨头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5053
3621

2017-09-25

张通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他们是一群搞资本的人,而我们是搞工程的人。”四维图新的CEO程鹏这样评价四维图新与竞争对手的区别。而在大部分人眼中,四维图新本身就是“资本”的另一种象征。这家占据了电子导航地图市场半壁江山的传统寡头,开始以一己之力抗衡BAT。


从地图导航、车联网到自动驾驶、芯片以及位置大数据,四维图新立足技术基础,从一个传统的导航地图供应商向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四维图新每个动作的背后,是中国地图导航产业的发展史,也代表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离岸



1997年,刚刚从当时的武汉测绘学院摄影测量专业毕业的程鹏选择了上海华东电力设计院,这是他所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可以与自己冷门专业相关的工作。

 

这个在当时非常冷门的专业是程鹏的第一志愿,从小就对地理和地图感兴趣的他,是班上的学霸。他没有想到,当时这个主要依靠调剂招生的专业,后来有了“计算机视觉”的名字,和人工智能的洪流一起滚滚而来,一下子跻身为全球第一的专业,录取分数线也跃升为武汉大学100多个专业中最高。

 

不过对于当时的程鹏来说,华东电力设计院是绝对的“好单位”:足够丰厚的薪水、足够让家乡父母感到荣光的体面。


同年,和程鹏一样踌躇满志的还有四维图新,当时这四个字还没有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名字,它的前身正在研发第一代中国导航电子地图。

 

在华东电力设计院,程鹏从助理、助工一路做到工程师,花了6年,程鹏按照单位前辈的轨迹规划出自己的人生轨迹图。

 

2002年春节,一件小事触动了程鹏。一位比他年长10岁的同事请他去家中吃饭,同事是高级工程师,在席间不断地倾诉一些工作中的抱怨和委屈,以及自己才华无法施展的怨气。

 

恍惚间,26岁的程鹏开始思考:难道十年后的我也是这个样子吗?

 

研究院中过于安稳平静的生活将十年这个有些漫长的时间单位不断压缩,程鹏失望地发现,他的未来会一步步演变为眼前这个同事这样,满腹牢骚,怀才不遇。

 

这一刻,他跳出自身所处位置来看他整个人生的地图,发现了更多可能。彼时国外的私家车开始普及,尤其是日本,数量激增的交通工具开始重组整个城市的交通。程鹏思考他们做的东西出了服务专业的政府行业之外,是否可以用于汽车?

 

在起风之前,在同样毕业于武汉测绘学院、四维图新的创始人孙玉国的邀请下,程鹏加入了刚刚成立的四维图新。

 

离开设计院的时候,程鹏没有接受本属于自己的单位分房,素来以精明著称的上海人都以“这个小伙太傻”来形容他,而他只是觉得“我的未来不止一套房子,我的名声比这个房子重要”。

 

离岸之后,程鹏将自己的未来画在了四维图新的蓝图上。



导航



在地图行业,程鹏属于地地道道的科班出身。但是对于当时刚刚成立的四维图新团队来说,更需要一个商业上的开拓者。

 

外语好、懂技术的程鹏成为最佳人选。但订单客户怎么找?地图导航怎么卖?商业模式如何构建?这些都是摆在四维图新和程鹏面前的难题,亟待解决。

 

当时四维图新同自己的第一家汽车用户——丰田汽车的第一个研发项目刚刚正式落地,推出了中国第一张商业化导航电子地图,开始在丰田的威驰车上使用。

 

“这款导航其实不太好用”,第一版的导航只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和天津四个城市。当时把导航装进车里,只是作为汽车的卖点之一,但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吃下的螃蟹背后竟然是谁都没想到的富矿,并在未来把四维图新推到中国最大的数字地图提供商的王座。

 

开疆破土之后,竞争对手、同行、汽车领域合作伙伴开始蜂拥而至。而后的7年内,60多家竞争对手林立,四维图新一直坚持在导航地图领域深耕,包括成立合资公司上海纳维、北京图新经纬以及收购世纪高通,这一系列举措都是为其导航地图业务的发展开路。

 

一步步前进的道路上,四维图新先后拿到了BMW、奔驰的订单,从大众、福特,到通用、凯迪拉克……“我们把该拿的订单都拿了,在汽车前装里面没有什么遗憾”。2010年实现了跨国高端汽车品牌的全覆盖,跨国品牌车厂前装覆盖率高达60%以上。

 

打败一个个竞争对手,程鹏开玩笑说四维图新当时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在传统汽车导航领域,四维图新是当之无愧的寡头。“我们应该算是自己跑,跑得最快的。”



联网



早在2009年,程鹏就发现了互联网和移动通信设备的机会,但是当时的四维图新尚处于深耕车联网时期,缺乏互联网基因,于是找到了“懂用户”、“懂C端”的百度。

 

程鹏以谷歌地图为例挑起了百度的兴趣,于是便开启了与百度长达7年的合作关系。由四维图新提供底层地图数据,包括路况数据,百度可以依靠搜索引擎完成商业化,如果是基于地图地理位置的商业化,四维图新可以获得相应收入分成。

 

百度地图一骑绝尘。2017年1月,四维图新和百度在地图业务上的合作划上了休止符。“在自动驾驶和高精度地图领域,百度变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不能永远支持竞争对手。”

 

四维图新这一举动,宣告了自己不愿再做“行业里的无名英雄”。很多人这才发现:除了百度之外,微信、腾讯地图、搜狗、滴滴等明星应用程序所使用的与地图相关的服务,数据源最底层全都来自四维图新。四维图新也因此被业内誉为隐形的数字地图巨头。

 

四维图新和高德地图成为中国最大的两家底层数据提供商,占据了中国底层数据测绘市场90%以上的市场份额。

 

而这两位并驾齐驱的竞争者似乎在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四维图新面向B端,高德地图面向C端,但是在更多人看来,他们最大的差异还在于其背后的盟友分别为腾讯和阿里。

 

2014年4月,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高德软件,5月,腾讯也在当时四维图新的第一大股东航天科技的支持下,注资11.73亿元,成为四维图新第二大股东。腾讯和阿里在地图市场的博弈,让四维图新成为了焦点。

 

四维图新的主要客户群体为汽车厂商,但是汽车和互联网的结合日益紧密,苹果和谷歌这些互联网公司纷纷推出车载技术发展计划,宣告野心。当时业内人士纷纷预测,四维图新此举是想实现业务转型。

 

对于四维图新来说,和腾讯这样体量的互联网公司合作,助力试水互联网,同时也可以更好地为车企服务。

 

程鹏很清楚,他把四维图新定义为“比较独特的一个跨互联网和汽车的公司”,在目前,车企依然是他最主要的客户。

 

早在2009年,程鹏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在公司内部成立车联网事业部,开始考虑怎么把互联网和汽车结合起来。

 

“当时我就有一个判断:每辆车将来都会联网,和手机一样”。程鹏把这种判断归为直觉,他在当时成立了国内的第一个车联网事业部,走上正轨的几年后,行业内才意识到这个趋势。

 

8年来,车联网项目一直在投入阶段,云端平台今年才成熟。程鹏表现出极强的耐心,等待果子慢慢成熟,“一个新的业务要培养很多年,这是汽车行业的特点”。

 

车联网需要车、人、路的整合,四维图新已在车联网深耕数年,拥有大量、稳定的合作伙伴,这对于其他想进入车联网的企业来说是十分有吸引力的。程鹏认为车联网也是移动互联网的一部分,因为汽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仅限于交通工具,而是成为了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

 

各家企业看到了车的重要性,都在发力出招抢占市场。四维图新也面临着前装、后装的竞争,车厂、互联网公司以及其他硬件公司的竞争。

 

四维图新希望走的是“服务移动互联网设备+车”的发展路径。车的方面是与车厂合作为主,以高精度的辅助驾驶地图为基础,增加综合传感器的处理能力。目前,四维图新已经达到了可以处理车内的二十几种相关传感器的能力,可以利用这些传感器数据进行分析并提供服务解决方案。

 

移动互联网设备,例如手机,因为无法加装数目众多的传感器,但是可以通过手机来同步数据、驾驶习惯等。程鹏认为与腾讯的合作让四维图新在移动互联网端的空间变得更广。



方向



程鹏认为四维图新一路以来“只有节奏上的快慢,没有方向上的错误”。现在,他瞄准的方向是自动驾驶和芯片。

 

这一点在四维图新的财报上也能看出,在业务板块构成中,四维图新的导航业务在近年的发展中逐渐趋于稳定,而芯片、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相关的业务板块将在未来占据更大的比例。

 

在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时代,四维图新开始吹响号角。

 

“什么时候造车?”

 

这是程鹏时常面临的问题,他每次的回答都是斩钉截铁的“不做”。在程鹏的构想中,四维图新不仅不会造车,也不会轻易做硬件、做系统。

 

四维图新的定位是服务车企,四维图新希望整合更多的垂直行业和资源,程鹏设定了一个新目标:做智能汽车的大脑。

 

这颗大脑需要什么?程鹏一一列出来: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芯片。


为了构建这颗大脑,四维图新在2015年把高精度地图业务从核心地图独立出来成立了高精度地图事业部,并且成立了自动驾驶研发部门和深度学习实验室。

 

高精度地图是面向自动驾驶的地图,具有丰富的高精度几何与属性信息,能够记录车辆行驶的位置、路况信息、车道信息等。对于自动驾驶汽车而言,这张地图相当于让汽车拥有一双千里眼。

 

这是四维图新的优势所在,预计到未来量产阶段,四维图新从高精度地图的更新以及数据处理到发布将会达到“毫秒级反应”。

 

而高精度定位,可以根据GPS、北斗等定位来判断,根据高精度地图判断,根据传感器的混合感知或者车的惯性判断,方法非常多,但是程鹏非常自信,“自动驾驶里面的定位一定是我们的”。

 

芯片是四维图新目前重点发力的领域,“我们深度学习的算法比起某些竞争对手还有差距,但是我们车载规格芯片的设计能力,目前至少在国内没有人能和我们比。”

 

2017年3月,四维图新完成对国内汽车电子芯片龙头杰发科技的收购,这次收购使四维图新成为国内首家同时具有“高精度地图+芯片+算法+系统平台”核心能力的企业。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和落地需要时间,四维图新的的研发费用在A股里几乎是最高的,程鹏的判断是“还得五年才能形成规模收入”。



瀑布



2010年,四维图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一家传统意义上成功的企业。

 

程鹏也认为2010年这个时间节点对于四维图新具有重要意义。“我认为到2010年之前呢,我们完全是跟着国外学的,最早是跟着日本学,后面跟着欧洲学,跟着美国学”。

 

四维图新成立之初,就在不断学习合作伙伴丰田公司,包括公司组织的形式,质量管理,搭建团队,文档化、流程化、精细化,全都按照丰田的标准来。

 

“那个时候很苦,非常苦,丰田的要求是很高的”。但是程鹏说,丰田给四维图新的基因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让四维图新懂汽车、重质量、管理更加透明。

 

在丰田,四维图新学到了精益求精,但是相对而言有些过于保守。而在另一家合作伙伴宝马身上,四维图新开始重视对创新科技的追求。

 

“他的要求标准是你的本土化能力是第一位的,另外就是你的科技、技术一定是要领先的, 宝马的观点是你要比我还好,他才会与你合作。” 

 

宝马对四维图新的后期影响也非常大,四维图新不再作为跟随者,而是一个独立的先行者,一步步地开拓,成为领域内的佼佼者。

 

在领域内潜心学习让四维图新快速成长,但是上市让四维图新开始锋芒毕露。“我觉得上市以后三年是我们发展过程当中最痛苦的时期”。

 

这三年里,程鹏的身份从VP变成COO,他所面临的痛苦主要来自三点:第一,股权。上市造成一部分财务投资人流失,打破了之前相对平衡的状态。而在充分面向市场竞争的时候,四维图新又因为体制问题拖慢效率。

 

第二,是BAT这些巨头开始布局地图领域,加速了四维图新的人才流失。“我们那个时候流失了差不多50个骨干,产品、技术、销售领域的都有。”

 

第三,IPO之后创业团队心态发生改变。“你没有必要再拼命了,大家心态变得保守、懒惰,和创业时的的激情状态不一样了。”

 

程鹏不得不开始做选择,对体制机制进行改革,在大股东航天科技的支持下邀请腾讯入股,成为了行业内首家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业。团队换血,引入年轻血液。四维图新作为先行者,必须得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作为先行者,我们更多是要冒很多的风险,趟路在前面。”从导航到车联网再到自动驾驶,四维图新的对手换了一波又一波,对手实力也越来越强大。

 

风险无处不在。程鹏说四维图新是“生活在瀑布中”,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艰难。但他依旧很乐观,在他眼里,四维图新刚刚步入青年期,精力旺盛、充满了斗志和希望,虽然缺少一些经验,但是有足够的勇气去抓住机遇。

 

导航的果子已经成熟,车联网的藤蔓花骨朵盛开,自动驾驶的号角悠悠扬扬地响起。四维图新从传统的导航地图供应商摇身一变,成为智能网联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行业内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四维图新,因为它代表了行业的未来。

 

在程鹏心里,四维图新将会发展为“一个令人尊敬的公司”。目标就在那里,从起点到未来,程鹏在心里绘制前进的地图。


如果您有国内外科技行业新鲜资讯或独到见解,欢迎与Xtecher联系

微信:littlefish_forever

邮箱:xiru.duan@xtecher.com


Xtecher官网平台现开通认证作者,

有发稿意向的个人或媒体,可联系微信:springfreedom

(添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